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十六章 半真半假

    丑和尚口中所言的“皇泰主”,便是隋煬帝之孫越王楊侗。(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隋煬帝長子楊昭與大業元年冊封為皇太子,一年病故。自此之后,楊昭長子陳王楊侑便隨侍隋煬帝身邊,隋煬帝親征高句麗時,命楊侑留守長安。大業十一年,楊侑跟從隋煬帝巡幸晉陽,拜太原太守。

    不久,鎮守京師。

    楊侑未有皇太孫之名,卻有皇太孫之實,滿朝文武、朝堂內外,皆以皇太子之禮儀相待,隋煬帝從未有半分不滿,默認了楊侑便是他的繼任者。

    在此期間,越王楊侗并不出彩。

    大業十四年,隋煬帝死于江都兵變。

    消息傳到長安,李淵見稱帝時機已成熟,于晉陽起兵,攻入長安,遂逼楊侑退位,自行稱帝,改國號為唐。

    降楊侑為國公,閑居長安。

    楊侑在位僅一百七十七天……

    武德二年,楊侑病死,年僅15歲,謚號恭皇帝。

    在李淵稱帝的同時,縊殺隋煬帝的宇文化及在兵敗路途之中自立為帝,建國號“許”,最終葬身與竇建德之手。王世充在洛陽擁立越王楊侗為帝,年號“皇泰”,王世充被皇泰主封為鄭國公,與段達、元文都等其他六人共同輔政,時人稱為“七貴”。

    擊敗李密之后,其在各地的守將紛紛向王世充投降,王世充全部占領了李密原來的地盤,勢力范圍從洛陽一城猛然擴展到整個河南。王世充同時還得到了李密部下的秦叔寶、程咬金、羅士信、裴仁基、單雄信等名臣大將,手下因而人才濟濟,兵強馬壯,頗有一統寰宇、鼎定乾坤之氣勢。

    王世充信心空前膨脹,不甘于屈居人下。

    皇泰二年四月,王世充麾下大將段達、云定興等十人入見楊侗,說王世充功德很大,逼迫楊侗效法堯舜禪位于王世充。楊侗不得已,禪位于王世充,王世充將他幽禁在含涼殿。

    王世充即皇帝位后,改國號為“鄭”,降封楊侗為潞國公,食邑五千戶。

    一個月之后,王世充的部下禮部尚書裴仁基以及他的兒子左輔大將軍裴行儼、尚書左丞宇文儒童等幾十人計劃謀殺王世充,再次擁立楊侗為皇帝。

    因事情泄漏,王世充將他們全部殺死,并夷滅他們的三族。

    隨后,王世充的兄長王世惲趁機而鼓動王世充殺掉楊侗,以使斷絕人們復辟的念頭。王世充派他的侄兒王行本帶著毒酒到楊侗處,逼迫楊侗飲下毒酒。楊侗知道難免一死,請求與他的母親小劉良娣相見,王行本不允許。

    楊侗于是以布為席,焚香拜佛,大聲悲哭,說“望再也不生在帝王尊貴之家”,而后飲下毒酒,或許是毒性未夠,未能應時絕命,王行本又用布帛將他縊殺……

    煌煌大隋,自此帝脈斷絕。

    再然后,便是李二陛下出兵虎牢關下,“三千破十萬”,一戰鼎定江山……

    那是一段悲壯的歲月,神州板蕩、烽火處處,龐大的大隋王朝轟然崩塌,多少人的命運隨之更改,或是墜入泥土,或是飛上云霄,正與邪、善與惡,背叛與堅持,得到與失去,在這個激蕩的年代交織上演,留下了數不盡的慷慨壯志、恩怨情仇。

    *****

    李元景一時之間有些愣忡。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美妾居然能夠與前隋皇室牽扯到一塊兒,雖然如今大隋早就亡了二十多年,可是朝中大隋的遺老遺少也不少,這些人看似臣服在李唐的威嚴之下,各個忠肝義膽高呼萬歲,實則心底里有多少人依舊夢想著復辟大隋,誰也不知道……

    吳王李恪為何要遠走新羅?

    這其中既有李二陛下不欲李恪成為那些個前隋遺老遺少效忠的對象,更有李恪自己也不愿意跟那些人糾纏在一起……

    李元景忽然覺得自己沒有去新羅,或許就是天意。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前隋雖然早已雨打風吹去,那些個遺老遺少也漸漸的死了復辟的心思,可是董氏父女手底下的那些前隋遺留下來的秘密力量卻是實打實的,若是任由這董先生自戕身死,那些秘密力量群龍無首之下,當然盡皆渙散。

    那就太可惜了……

    李元景喉嚨發干,想了想,埋怨董明月:“本王雖無孟嘗之氣量,卻也絕非心胸狹隘之輩,既然你的父親依舊健在,何不與本王明說?這般偷偷摸摸,反倒是讓本王生疑,傷了咱們之前的情分。”

    然后,他又轉向董先生,故作淡然道:“先生倒也不必自戕,這事兒沒那么嚴重。”

    董先生面上不見息怒,合十道:“昨夜煙云,早已風卷消散,世間再無董先生,唯有西明寺的僧人,苦度和尚。”

    李元景忙道:“既然大師尚有明月一個獨女,那邊是六根未凈,何不蓄發還俗?你我也算是翁婿之情分,大可給你購置宅院奴仆,亦能讓明月一盡孝心,侍候你安享晚年,豈不遠勝在這寺院之中清冷孤寂?”

    董先生搖頭道:“深入佛門,萬事皆空。我這一聲未曾殺戮一人,卻有無數人因我而死,冤孽纏身,罪惡深重,唯有孤苦向佛度此殘生,方能贖清罪孽得到解脫。明月既然入了王府,那邊是與王爺有緣,此生有所寄托,貧僧更是了無牽掛。”

    李元景急的冒汗。

    你這個老和尚,誰管你罪孽不罪孽?

    老子是眼饞你手底下那些個密諜死士啊……

    大隋雖然忘了很多年,但是既然由當初隋朝宗室遺留下來的勢力,那必然歷經最嚴格的訓練,尋常人敢說一聲“矢志復國”么?但凡能夠喊出這等口號,甭管最后成不成,那必然都是精銳之中的精銳。

    這樣一支秘密勢力若是隨著老和尚煙消云散,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可自己難道要跟這老東西直說“老子想造反”,把你這支秘密勢力了留給我?

    萬般無奈,只得看向董明月,說道:“明月啊,你看……”

    話音未落,董明月已然“噗通”跪倒在董先生面前,啜泣道:“父親狠心,只顧自己輕松,卻渾然不顧女兒的死活……既然如此,還請將那些死士交由女兒統領吧,復國大業早已無望,只是若有這些人陪在女兒身邊,女兒亦能多一個依仗,免得那一天被人害死……”

    李元景大喜。

    果然不愧是本王喜歡的女人,簡直心有靈犀呀!

    不過這話聽著也有些尷尬,你一介女流,身在王府,誰會無緣無故的害死你?

    除了王府內那些個爭風吃醋的女人……

    董先生聞言,頓時一震,本就猙獰的面目愈發兇惡,怒道:“快告訴爹,是誰這般不知死活,敢威脅你的安危?就算他藏身在皇宮之內,爹今夜也得取他項上人頭!”

    李元景嘖嘖嘴,這話說的,真霸氣。

    由此可見,這對父女手底下的力量應該具有相當的力量,就連禁衛森嚴的皇宮都視若無物……

    心里愈發火熱。

    董明月道:“爹爹誤會了,并無人危及女兒的性命……只是時局險惡,若是父親再也不管女兒,怕是女兒遲早要被人害了……”

    “罷罷罷,既然如此,那這些人馬往后便統統交給女兒統御便是。”

    董明月頓時破涕為笑,嬌憨道:“謝謝父親!”

    轉過頭隱蔽的沖著李元景眨眨眼,俊俏的面容浮現一抹得意的笑容……

    李元景欣喜若狂。

    這些死士密諜留在董明月手里有什么用?她這分明就是繼承過去,以便襄助自己啊……

    好女子,不枉本王這般疼你,既然懂得為本王分憂,本王又豈能苛待于你呢?

    “大師還請放心,明月既然是本王的女人,本王亦會給她一個名分,將來的孩子亦能夠繼承一部分王府的家業,錄入皇族玉蝶族譜,子子孫孫,皆為天潢貴胄。”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