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章 第1卷 第1節 裝彈

    裝彈

    你認為會有女孩子從天而降嗎?

    在我昨天看的電影里,就有女孩子從天而降了。

    嘛,在電影或漫畫里這或許算個不錯的導入方式吧。

    用來當作即將發生的奇異事件的序幕。

    讓主人公成為正義的使者,開始大冒險。

    啊啊,所以才希望能有女孩子能從天而降。

    會這么說的人,實在是太淺薄了。

    因為落下的,肯定不是普通女孩兒。

    而且會被她帶進非正常的世界,被迫成為正義的使者。

    在現實中這絕對是危險又非常麻煩的事。

    因此至少對我,遠山欣二來說

    根本不想有女孩子從天而降到我面前。

    總之,我想過的是普通的,平凡的人生。

    所以我先要轉學。從這瘋狂的學校轉走。

    叮,咚

    一個很有禮貌的門鈴聲讓我醒了過來。

    不好。

    我現在好像只穿著條短褲在睡。

    我看了看枕邊的手機,現在是早上7點。

    (這大清早的,到底是誰啊)

    我想假裝不在家。

    但這種很有禮貌的按鈴方式,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慢吞吞地穿上襯衫和制服褲子,走過這只有我一個人居住的公寓房間從門上的貓眼向外看去。

    「嗚」

    站在那里的果然是白雪。

    純白的的上衣,領子和裙都是胭脂色。

    穿著整潔武偵高水兵服的她,正單手舉著化妝盒,用心整理著頭發。

    白雪她在干什么。為什么會在這里?

    正在我這么想的時候,她開始做起深呼吸。

    她還是和以往一樣讓我搞不懂。

    咔嚓。

    「白雪」

    我打開門,白雪慌忙收起化妝盒,將手藏在身后。

    「小欣!」

    臉一下地明亮起來叫著我以前的小名。

    「都說了不要用這名字叫我了吧」

    「啊對、對不起喔。可是我只顧想著小欣,所以一看到小欣就不覺得,啊,我又叫小欣了對、對不起啊,對不起喔小欣,啊」

    白雪的面容眼看著變得刷白,慌慌張張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這讓我連抱怨都抱怨不起來。

    星伽白雪。

    從她叫我的方式大家應該就能看出,我和她就像是青梅竹馬一樣。

    她就如其名一樣有雪般晶瑩的肌膚,剛剛整得順滑的黑發從兒時開始就是那么齊整。目光大方而溫順,睫毛像刷過一樣長長的。

    真不愧是世代傳承的星伽神社的巫女。舉止依然像是從畫中走出的大和撫子一樣。

    「話說,這里可是男生宿舍啊。這么輕率過來不太好吧」

    「那、那個。可是我,直到昨天還在伊勢神宮集訓,一直都沒能照顧小欣啊」

    「不用來照顧我的啦」

    「可、可是我嗚」

    「啊,我明白了,明白了!」

    我無可奈何的將雙目蘊淚的白雪讓進屋中。

    「打打擾了」

    白雪行了個近90度的鞠躬禮,走進門,將脫下的黑色皮鞋認真的整齊擺放在門口。

    「嗯,你來做什么」

    我嫌鄭重坐到餐桌邊太麻煩,所以就在座桌邊隨意坐了下來。

    「這、這個」

    白雪輕輕地正座下來,把隨身帶著的日式布包解開放到桌上。

    插畫015

    把里面的多層漆木盒送到我面前,打開繪有泥金畫的蓋子。

    里面是看起來很松軟的煎蛋卷,碼放得整齊的甜酸煮蝦,銀鮭、西條柿(廣島名產)等豪華菜色,以及閃著晶瑩白光的米飯。

    「這做起來很麻煩吧?」

    白雪將漆筷遞過來說道,

    「不、不會,只稍早起來一點就夠了。而且我一想到小欣你,在春假里是不是又盡吃便利店的便當了就不由得擔心起來」

    「這和你無關吧」

    雖然口里這么說,不過春假盡是吃便利店便當的我還是心懷感激地享受著她帶來的美食。我一直都覺得,白雪做的料理,特別是日式料理,非常的好吃。

    白雪看著我吃起來臉慢慢染上櫻暈垂了下去,開始剝起橘子。她很小心的將橘瓣上的白絲剔除后放到小碟上,看來這也是為我準備的。

    嗯該向她道個謝吧。

    吃得滿肚流油的我一邊嘴里塞滿橘子,一邊轉向白雪。

    「呃,一直以來謝謝你了」

    「呃。啊,也謝謝小欣謝謝你」

    「你為什么要向我道謝啊。啊,不要用三根手指這樣子。就像在跪一樣」

    「可、可,這是小欣吃過后在向我道謝啊」

    白雪高興的抬起頭,雙目溫潤細若蚊聲的說。

    我,我說。

    為什么你總要這樣小心謹慎啊。要更挺胸抬頭活下去才對啊。

    畢竟,你有那么雄偉的胸部不是嗎。

    這么想著的我不小心,真的只是不小心。

    看到,白雪的胸部了。

    三指支地向我行禮的白雪的水兵服領口,稍稍松弛敞開了。

    深深的乳溝從那里顯露出來,還有黑色的,蕾絲內衣

    (沒沒有穿黑色的吧!)

    我慌忙將視線從那不像高中生該穿的黑色內衣上挪開。不過

    我感到了一種全身血液就像在往身體的芯一樣集中的危險感覺。

    不行。

    這是被禁止的。

    這種事是我自己不允許的。

    「我吃好了」

    我就像是要從白雪面前逃走一樣猛地站了起來。

    呼。看來是安全了。

    白雪利落的將盒子整理好,把放在沙發上的我的武偵高制服拿了起來。

    「小欣。從今天起我們就都是高二了呢。給,防彈制服」

    我接過穿在身上,她又把我扔在電視邊的手槍拿了過來。

    「不過是開學典禮,不用帶槍吧」

    「這可不行喔,小欣。畢竟是校規呀」

    她說著跪下把槍插到我身上的槍套里。

    校規是說『武偵高的學生,在校內有攜帶手槍和刀劍的義務』嗎?

    啊啊,真是太異常了。

    武偵高實在是讓我受不了的異常。

    「而且,說不定『武偵殺手』會再出現的」

    白雪站起身,擔心的抬頭看著我。

    「『武偵殺手』?」

    「你想,就是在新年通知郵件里說的那個連續殺人事件」

    啊,這么說來,確實有那么回事。

    我記得是說將炸彈設置在武偵的汽車還是什么的上面,再用裝備微沖的遙控直升機將那逼到落海這種手法的家伙吧。

    「不過犯人不是已經被逮捕了嗎?」

    「可、可是,說不定會出現模仿犯啊。而且在我今早的占卜中,小欣你還出現了女難相。要是小欣遇到什么危險的話我我嗚」

    女難相嗎。這在某種意義上說中了啊。畢竟一大早你就出現了嘛。

    不過白雪現在是雙目含淚,而且違反校規的話又會在檔案上留下污點讓我現在的目標,『轉學到一般高中』變得困難。算了,就武裝上吧。

    「我明白了,明白了。你看,這下放心了吧。你就不要哭啦」

    我嘆了口氣,將匕首我哥哥的遺物,蝴蝶刀從架子里拿出,也放到口袋里。

    白雪不知為什么雙手托在腮邊,出神的看著武裝好的我。

    「小欣。你這樣好帥喔。果然讓人覺得你的祖先代代都是『正義的使者』喔」

    「別這么說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白雪卻很高興的不知從哪里掏出一個黑色名牌,遞給甩下這么句話的我。

    『遠山欣二』

    按照武偵高的規定,到四月所有學生都要別上名牌。

    我個人是準備無視的,不過白雪好像明白我的想法提前幫我準備好了。

    真不愧是我校學生會長兼園藝部長兼工藝部長兼女子排球部長且偏差值是75的超級好學生。不過對吊兒郎當的我來說,她是最難應付的。

    「我還要看一下電子郵件。你先去上學吧」

    「啊,那我趁這時間去洗衣服或是收拾碗筷」

    「不用管啦」

    「好、好吧。嗯那個。一會兒你要給我發短信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白雪這么扭捏的說著,深深的鞠了一躬向我告辭后,溫順的走出了房間。

    呼。

    麻煩總算走出家門了。

    我撲通一下坐到PC前,漫不經心的,瀏覽著郵件和網頁。

    漫不經心的,漫不經心的就這樣,不經意間,時間已經到了7點55分。

    不好。磨蹭過頭。

    趕不上58分到的巴士了。

    一生。

    我這一生,都會為沒有趕上7點58分的巴士而后悔吧。

    要問為什么,那是因為有女孩子從天而降了。

    那就是神崎H亞里亞。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