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0章 番外篇 成瀨由佳里事件 第2節 番外篇 成瀨由佳里事件

    和她們攪在一起,真是碰不到半點好事啊。

    某日放學后,我們在學園島一塊小空地的半場籃球場上打籃球。

    對戰的是我白雪隊VS亞里亞理子隊,雷姬是裁判。

    「嗯!」

    連發音都是聲優聲的亞里亞

    嗒嗒,砰。快速帶球沖到籃下,華麗的上籃得分了。

    「這下是30比6!好,理子繼續上!」

    我可是想馬上回去了啊

    離開強襲科體能低下的我與從沒打過籃球的白雪這對臨時組合,整場比賽都處于大敗狀態。而要問我們為什么會在這里打籃球,那就要從我在小賣部閑逛的時候說起。

    白雪突然冒了出來,跟著又遇到來買東西的亞里亞和理子,隨后在路邊撿到雷姬,一起走的時候亞里亞忽然發現空地上的籃球場提議「玩那個吧!」,理子也「好啊好啊!」的贊成,雷姬順勢成了裁判,而笑著說「那我和小金兩個回去」的白雪在亞里亞一句「想逃嗎?」的刺激之下忽然來了精神

    而我,為了湊數也只得參加。嘛,基本就是這樣。

    (現在應該能投降了吧?話說趕緊讓我回去好不好)

    反正鐵定會輸更麻煩的是,這球場邊上的就是特殊搜查研究科。

    要是不趕緊結束,那里的女孩子下了課可都會涌出來的啊。

    特殊搜查研究科,簡稱CVR。

    那里,是教授『色誘』搜查方法的學科。

    因為所教的內容,那里的女孩子可都是在武偵高中精選出來的『好女人』。全部都是,美女,美少女,美人。讓人覺得就像什么偶像訓練所一樣。

    可對有著HysteriaSavantSyndrome因性興奮起來會變得強大而聰明,但相對的會保護女性,不管對方有什么愿望都會全力為其實現的異常心理狀態那種特殊體質,期望能回避『好女人』生活的我來說,CVR就等同于魔窟。

    而且,從最近的傳言來看

    CVR里更有著名為特殊專攻的小組那里好像是招募培養『讓有特殊興趣的人也會追求的女孩兒』的地方。里面究竟教的是什么課程,或者是不是真的算個教育機構,只是想想就讓我覺得可怕。

    「嘿!」

    心里滿是對CVR的恐怖,心神不定的我眼中

    看到白雪高舉起球狠狠扔出,畫著異樣但讓人覺得似乎是有意的曲線超高速飛向亞里亞的腦袋

    亞里亞反射性的猛蹲避過,球直撞在她后面的我臉上

    即使這樣也余勢不盡的彈起

    砰!

    「啊嗚!」

    重重撞在一名躲在樹蔭中偷看這邊的女學生頭上。

    挨了一球的她就那樣,砰,仰面倒了下去。

    「!」

    這,這倒下去的方式,一般來說可是很糟的吧?白雪她能利用名為鬼道術的超能力一瞬使出怪力。而剛剛的那,估計也是這樣。(因為每天被亞里亞虐待)抗擊打能力很強的我是沒什么,不過,這女孩被撞的地方太危險,不趕快救治可是要出事的。

    「似乎只是暈過去了」

    就像在跑到女學生跟前的我身后確認過女生狀況的雷姬所說的

    她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外傷。這算是,暫時安心吧。

    不過她真是個大美人啊。

    松軟而富有光澤的栗色長發在草叢中描繪著優美的曲線,保養得相當好。不過也正因此,我對此刻正突兀落在那這美麗的頭旁邊的球的歉意,更是猛增了五成。

    她肌膚雪白無瑕,而且引人注目的那,那胸部,好大啊。

    這是白雪級,不,說不定是超白雪級。

    「你死盯著人家胸部干什么」

    旁邊,剛過來就齜出虎牙的亞里亞的聲音傳來。

    「不不是。我是在看制服的領巾。這可不好辦了啊」

    我說著指向女生的胸口。

    在武偵高水兵服領巾內側,有著代表學年的小小羅馬數字刺繡。

    而這女生微微翻起的領巾上的數字是,『Ⅲ』。也就是高年級的學姐。

    雖然我平時對此不大在意,但武偵高中的上下關系就像軍隊一樣嚴格。

    雖說我大概能猜出這外表盡展『好女人』感覺的她應該屬于哪個學科,可萬一走眼是強襲科學生的話我們所有人,可都會當場被槍決的啊。

    我大氣不敢出的注視著

    「嗚嗚」

    3年的女生銀鈴般美麗的呻吟著,緩緩張開了那有著長長睫毛的眼。

    白雪和亞里亞見她醒過來都松了口氣。雷姬站在旁邊一動不動,而理子害怕學姐生氣,預備能隨時逃跑的悄悄拉開了距離。

    不過,事情已經出了再慌張也沒用,還是老老實實道歉吧。

    我想著剛要張口

    「對,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在一邊偷看!害比賽都!」

    啊,啊呀?醒過來的學姐反而,對我們道歉了啊。

    「不,呃比賽什么的請不要在意。你沒傷到嗎」

    「啊是。沒關系。別看這樣,我也算個武偵的」

    學姐柔和的笑起,輕彎起胳膊比了比。

    這,這動作好可愛啊。明明比我大,看起來卻像是少女一樣。

    嘛不管怎么說,遇到的是這位似乎很和善的學姐,真是太好了。

    「我是CVR的成瀨由佳里」

    不好。雖說覺得差不多,不過她果然是CVR的人啊。

    「學姐,畢竟撞到的是頭之后要是覺得有什么不舒服,請馬上通知我們。我會帶衛生科或救護科的同學去的」

    「好。遵命」

    是不想讓我們擔心嗎?成瀨學姐有些開玩笑似的說著輕輕微笑了起來。而這樣子從剛剛那少女般的感覺一變,變成了溫和的,女教師一樣的感覺了。

    這,這就是CVR嗎。沒想到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展現出不同的魅力啊。

    而且她還是個讓我不相信武偵高中會有的,散發著很正經感覺的人。

    想我武偵高里的女生,可幾乎都是猛獸的啊。

    放下心來的我把小獅子瘋牛山貓鷹(當然,這都只是在心里叫。要是不小心說出來我的小命可就沒了)一一介紹之后,自己也報了名字。

    之后

    確認過成瀨學姐沒有受傷,比賽也就此結束的我們,準備回去都走向球場,去拿各自書包的時候

    「那,那個」

    見到先回球場的亞里亞他們和我拉開距離的成瀨學姐,小聲只將我叫住了。

    并且,有些不好意思,扭捏的,「一,一定要問。加油好」輕聲給自己打氣般的自語過后,小聲的,就像在說什么秘密的問道

    「那個。遠山君你們經常,會在這里玩嗎?我到這里,還能見到你們嗎?」

    「?嘛,今天只是偶爾不,要是大家偶然再在小賣部遇到的話說不定,還會來玩籃球什么的吧」

    不,不好。我覺得自己的聲音緊張起來了。

    老實說,我對這種類型的女孩兒很沒抵抗力。

    雖然面對大多數女生時,我都能有些粗魯的對待她們,讓她們不會接近保持距離但遇到這樣,美麗大方而又年長的女性,我可就做不出那種冰冷的態度了啊。

    因為會與我那在尊敬的同時也畏懼著的哥哥,加奈的印象重合啊。

    「是嗎那,下次會是什么時候呢」

    學姐的目光,失望的從表示不會再見的我身上落了下去

    「?」

    就在我為面前這莫名憂傷起來的年長女性不知所措的時候

    從我身后一點,

    「嘿嘿」

    理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回過頭,只見背著雙肩書包望著這邊的理子,哎嘿嘿

    正帶著平常她打什么鬼主意時所特有的,貓般的笑容。

    這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啊。

    就像我預感到的一樣,一回到宿舍,沙發上的理子就招手把我叫了過去。

    「小奇,過來過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說喔」

    「說什么啊」

    我滿臉不樂意的皺眉坐到沙發上

    「剛剛呢,理子的順風耳捕捉到親密信號了喔!」

    理子捏著自己的耳朵胡說了起來。

    我忙望向走廊,確認亞里亞和白雪此刻都在自己的房間。

    現在客廳里的,只有我和理子,以及體育坐在窗邊的雷姬嘛,那就像個擺設一樣無所謂吧。

    「那有什么親密的啊,不要胡說。話說你那說的是什么?」

    「裝傻也沒用喔!當然是成瀨學姐的事啦,嘿嘿!」

    果然是說剛才學姐的嗎。

    死理子。似乎是注意到我那異常的態度誤會了啊。

    「依理子判斷呢,成瀨學姐她,絕對是看上小奇了喔。正值妙齡的女生會躲樹蔭中偷偷望著男生,當然只有單相思一種可能嘍!」

    看那抱著自己的大紅心形坐墊,一個人興奮起來的理子

    我,受不了的搖了搖頭。

    「我說。你也知道,我是有病的啊。沒工夫陪你說女人」

    可說過便要就此離開的我的領帶,沙,被理子的右手抓住了。

    「就是這樣才說小奇是廢材啊!是廢材中的廢材啊!是廢材之神啊!」

    她左手緊握成拳,苦惱的叫了起來。

    我說,有你這樣死命拽著別人叫廢材的嗎?

    「小奇,你明不明白啊?小奇的優點就是亢奮狀態。要是沒有那個,遇到強敵襲擊根本就贏不了吧?」

    本身就曾是那強敵之一的理子,瞪起自己水靈靈的大眼瞪道

    「就是因為你總這么說疏遠女生,小奇才會時常遇到危機的!所以你必須要成為萬一有事能自行接近女生亢奮起來的,優秀的女性殺手才行!」

    『優秀的』『女性殺手』你這也太矛盾了吧?

    「所以呢,小奇必須要習慣與女生接觸!」

    「習慣?」

    「對。畢竟想一下變成女性殺手是不可能的呢。所以呢,首先要和成成那樣的女生交往來做戀愛訓練!呀哈!」

    理子那輕柔的卷發躍動而起,兩手興奮的揮舞著。

    『成成』?還有給學姐起外號的啊。

    「小奇,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喔!小奇今后,可是絕對不會再有被那種女孩兒喜歡上的機會喔!天地倒轉也不會有的喔!宇宙毀滅一樣也不會有的喔!」

    你說太過分了吧喂。

    「我說什么習慣不習慣,我可是永遠都不想變成亢奮狀態。誰會同意你那鬼主意。不可能」

    我像平時處于『不可能』狀態的說著把頭一橫。

    「那怎么?小奇覺得今后在和理子貞德一樣的敵人戰斗時,只靠現在的自己就能贏了?要試試嗎?嗯?」

    立刻露出好戰神色的理子,隨即把手伸進裙中。

    并且啪!

    把一個粉紅色的手榴彈狀物體,不,明顯就是掏出一個真手榴彈啊!

    「等!等!住手、住手!」

    「理子可是一片好心要創造能讓小奇進行亢奮化訓練的機會呢,可你竟然要拒絕?不可能的吧。是不是~,是不是啊~」

    掠奪走我的口頭語,理子的目光隨著『是不是』邪惡度逐漸增高。

    要,要糟糕。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武器在手,她,她現在變成好戰的里理子了啊!

    「啊喂,絕對不要拔保險啊,絕對不要拔啊,絕對啊!」

    「我怎么聽著好像讓我預備啊~」

    理子說著,將自己嬌小的指壓在了手榴彈的保險銷上。

    雖然顏色不同,但那絕對是美軍倒賣出來的M67手榴彈。

    萬一保險被拔出沒有馬上插回去的話,我5秒就見上帝了啊!

    「別動手!我明白了,明白了!訓練!我訓練,收起來啊!」

    在暴力下屈服的我無奈的大叫了起來。

    「嘿嘿!明白就好!好了,明天開始努力吧!哎哎噢!」

    咕咚,全身癱軟趴倒在桌上的我也無奈的,舉起胳膊比著哎哎噢。

    因為要是讓她覺得我沒干勁,很可能會把手榴彈塞我肚子里的啊。還是拔出保險的。

    正當我在興奮的理子面前抱頭嘆息時

    坐在窗邊的雷姬,輕輕說道

    「不管怎樣,都是無用的」

    這我明白啊。

    啊啊。明天老天爺會下大雨嗎。

    異常晴朗的第二天放學后

    被理子拖出來的我,坐在CVR后面籃球場旁邊的長椅上待命。

    我單耳被理子塞進了助聽器一樣的超小型耳機她就是通過那個來下命令。

    而此刻正藏身在附近的樹叢中的理子,卻能通過高性能集音麥克聽得到我的聲音。

    為這種事,她還真是不遺余力啊。

    (不過,嘛這又不像打籃球那么大聲,成瀨學姐或許不會來呢。不,是不要來啊)

    我滿心郁悶的等在那里

    『小奇,成成來了喔!』

    呃。只見從CVR校舍中手提籃子的成瀨學姐,向這邊走了過來在長椅前,站定了。

    「那,那個」

    「啊,是」

    「太好了。果然是遠山君」

    手按栗發看著我的成瀨學姐,非常高興的微笑了起來。

    那笑容,散發著一種似乎能讓周圍上升1度的感覺。

    嗚嗚。我還真是對這種類型沒抵抗力啊。

    『問候!』

    耳機中傳來的理子軍曹的聲音,讓我猛回過神。

    「啊,呃,你好」

    「你好,遠山君。今天沒和大家一起嗎?」

    左右張望的成瀨學姐似乎,并不善于索敵,沒有發現理子。

    「是啊。因為某些原因,我今天一個人在這里閑晃。這是因為偵探科的一個叫峰理子的笨蛋,說了很奇怪的事呢」

    『不許多嘴!要是暴露我就把你大卸八塊!』

    腦中立時反射性出現粉紅手榴彈影子的我,只得「嗚咕」一聲在理子的警告下沉默了。

    成瀨學姐不解的看著我沒有追問。真是好涵養啊。

    「呃,那難得碰到,我們能聊聊天嗎?」

    她說著,沙,輕盈的似乎全無體重般的坐到了我旁邊。

    我怎么覺得她好像很高興啊。似乎興奮得要唱起來似的。

    不過,這狀況真難辦啊。與女生獨處,而且就一起坐在長椅上。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

    「那,那個。遠山君。你覺得餓嗎?」

    太感人了。是成瀨學姐主動開始說話啊。

    「餓?沒啊」

    『給我說餓!』

    理子的聲音震蕩著我的鼓膜。

    「有人讓我說餓」

    乒!

    喂喂!那可是手榴彈保險拉出的聲音啊!

    「我餓!我很餓!把保險插回去!」

    「保險?」

    「啊,不,是粉,我突然覺得,好想吃粉鮭魚啊,的」

    哈哈哈,苦笑著掩飾的我就像個白癡一樣。可惡啊。

    不過,手榴彈總算是沒飛過來。

    理子似乎有將保險插回去,取消了起爆。我還真是暗中撿了條命啊。

    「太好了。我想著今天或許遠山君你們也會來的,做了三明治。雖然不多,不過也有鮭魚喔」

    成瀨學姐說著打開籃子

    里面,裝的是充滿女生氣息的可愛三明治。

    「啊,是。那,我就不客氣了」

    雖然根本就不餓,不過既然已經出口,我也只好拿起了鮭魚三明治

    「呃,那個,遠山君。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問題?嗯,好,可以啊」

    「那個我明明是CVR的學生,這樣你可能覺得很奇怪但其實,我一獨自和男生說話總是不太融洽。要是問到什么讓你不高興的,對不起」

    「哈啊」

    「遠山君你那個,呃是,是喜歡年長的女性,還是喜歡年幼的女性呢?」

    『這可是直接問出來了呢。當然要回答「最喜歡年長的!」了喔小奇!』

    兵!兵!乒!

    伴隨著某種物體不斷插拔的聲音,理子在強迫我回答。

    「呃。這個,可以說喜歡年長的」

    雖然是被強迫,不過當著年長的女生說喜歡年長還真是有夠痛苦啊。

    而聽我這么說的成瀨學姐,臉一下明亮起來

    「太,太好了」

    「太好了?」

    「因為,男生大多都喜歡年幼的女生所以,所以我有些不安」

    『嗚噢噢噢噢!!』

    「別,別吵,我耳朵要爆了啊!」

    「耳朵?」

    成瀨學姐奇怪的大張起眼,看著抗議理子高吼的我。

    「啊,不!我這只是突然想起來,要是有豬耳三明治就有趣了啊,的」

    雖然這連自己都覺得蒙不過去,不過成瀨學姐呵呵。

    太過可愛,太過優雅的笑了出來。

    「遠山君好有意思呢」

    緊接著學姐輕做了個深呼吸,手微微握拳,「好,要問出來」,再次像給自己打氣一樣自語過,說道

    「那,那個。其實我,很早以前就知道遠山君了。就在自由研修到強襲科,見到你和亞里亞同學在一起的時候」

    『噢噢噢!』

    理子你閉嘴。

    「而,而且亞里亞同學和遠山君,昨天在這里打籃球的時候也是一起的吧?所以呢我就直接問了那個,亞里亞同學在遠山君看來,是個什么樣的女孩兒?」

    我怎么覺得成瀨學姐這目光是在問『非常重要的事』啊

    嗯。老實回答好了。

    「亞里亞啊這個,簡單說就是個暴力女。經常拿手槍四處追我。不過槍法確實相當好」

    「那,那,那個遠山君與亞里亞同學是,什么關系?」

    「關系?亞里亞和我只是都偏向強襲,所以組成小隊的關系。我還拜她所賜經常被卷進可怕的事件,真是頭痛啊」

    「原,原來是這樣啊真是的,我就像個傻瓜一樣。自己胡思亂想,自己煩惱的。還像探查一樣問了這種問題對不起」

    成瀨學姐垂下頭,臉很難為情的紅了起來。

    而那眼還像在問「生氣了嗎?」似的,沙,抬眼向我看來不過我可是根本談不上生氣,對這對話一點都摸不到頭腦啊。

    『很好小奇,今天合格!撤退!理子先閃了喔!』

    我剛聽到這話理子的聲音,就隨著嘟的一聲斷絕了。

    啊,喂。你怎么就這樣把我扔下了啊。

    不知不覺間,理子的氣息也從樹叢中消失了。這之后我該怎么辦啊。

    總算想辦法結束與成瀨學姐對話逃回男生宿舍的我發現不知何時,亞里亞雷姬白雪,都在理子召集下集中到了我房間的客廳。

    亞里亞抱著胳膊、翹著二郎腿,很不高興的坐在沙發上。

    雷姬和平時一樣無表情,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白雪卻身著武裝巫女裝束背對著沙發正座在地,嚓,嚓的用磨刀石磨著銘刀緋金菖蒲啊。

    話說,看這陣勢

    所有人都已經聽理子說過成瀨學姐的事了嗎!

    「小奇,你坐那邊!終于啊,小奇終于交到第一個女朋友了!所以呢,『小奇CVR會議』現在召開!」

    在這與其說是會議不如說是審判的氣氛中,無法逃脫的我坐到理子指的位置上

    發現自己被一心判我有罪檢察官,絕不會徇私的庭長,腦殘律師,以及專心研磨刑刀的死刑執行人包圍起來了。

    嗯。這下死定了啊。

    「啊我只是被理子用手榴彈威脅,無可奈何才與成瀨學姐見面的。」

    我馬上向申辯自己無罪,可還沒說10%,就被齜出虎牙的亞里亞的怒吼打斷了。

    「金次,你絕對是被那姓成瀨的女人給騙了!」

    啪!在她拍洋畫一樣摔在桌上的,是我和成瀨學姐剛才在長椅上說話的照片。那應該是理子照的。

    「我也這么覺得!那CVR的狐貍精,竟敢花言巧語誘惑純潔的小金!唵基唎基唎般唦啰吽跋陀惡靈退散!」

    倉啷!白雪單手持刀也轉過身來。

    「成成才沒有欺騙小奇的啊!那眼神是戀愛中的少女才有的!」

    「我也這么認為」

    啊,喂!雷姬庭長,你就不要再火上澆油了啊。

    「這這!就,就算退一百步,那,那也沒道理!那,那種正經女生,怎,怎么會喜歡這種白癡金次!就,就算退一億兆萬步是這樣,怎,怎么會花言巧語勾勾引這色金次!怎么可能!?」

    亞里亞抓著自己的雙馬尾在頭上不停亂轉。她似乎極度混亂了。

    你這也退太多了吧?一億兆萬步?那種超單位現在就算小學生都不會說啊。

    「世間就是有一見鐘情的啊!嘿嘿!」

    「就算真是那樣,竟敢突然誘惑小金,那種女人也絕對是惡!惡即斬!」

    極力主張成瀨學姐惡人說的白雪,馬上就要動武一樣。

    「呵呵呵」

    一副我就知道會這樣的喔-的理子,啪。把一個粉色的半透明文件袋放到了桌上。

    「這是什么?」

    「成成的調查報告喔。理子已經徹底調查過她是不是適合小奇這戀愛新手了呢。呀哈☆」

    調查?

    「成瀨由佳里。年齡18歲。山羊座AB型。身高165體重57公斤。三圍自上是94、58、89。特殊搜查研究科特殊專攻3年級。武偵等級A。一般學科班級中所有人對她的評價都很好,沒有與男**往的經歷。小學中學都上的是富家私立女校,現住港區白金臺自宅的武偵高走讀學生。興趣是插花與做蛋糕。爸爸是外交官,媽媽是高中教師」

    理子從文件袋中將寫有成瀨學姐情報的紙一張一張的擺到桌上。

    只只用了一晚上,就調查得這么詳細了嗎?

    真不虧是現代情報怪盜,偵探科優等生峰理子啊。

    不過看著這調查書,成瀨學姐可是個沒有絲毫武斗派感覺的正經女孩兒啊。

    讓人有點在意的,也就是特殊搜查研究科『特殊專攻』這點嘛,那應該是什么搞錯了吧。

    畢竟這樣正經的人不可能是『讓有特殊興趣的人也會追求的女孩兒』啊。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女人,很可疑!」

    與照片中微笑的成瀨學姐對照般的,亞里亞是一副憤怒的樣子。

    「是啊!小金,這女人不行!絕對不行!不行,絕對!」

    就算你用那取締興奮劑標語一樣的話對我說也沒用啊。

    「很好喔小奇!這女孩兒不錯的!所以呢,明天就去電影院約會吧!給!學姐的手機號郵箱什么的都在這上面喔,快去邀請吧!」

    「你少隨便推進事態!話說,我覺得這有隱情啊」

    可理子,立刻帶著爽朗的笑容掏出粉紅手榴彈威脅起拒絕著的我。

    嗚嗚!平,平時的我果然無力啊!

    現在還是把話題轉給別人,讓別人幫我辯護吧。而且是戰力上占優勢的。

    「雷姬,你也說兩句吧。這,這事情,你也覺奇怪吧?」

    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對肩背SVD狙擊步槍的武裝庭長雷姬說過

    雷姬沙眼如同監視攝像頭一樣掃過理子,白雪以及亞里亞,道

    「理子的計劃,沒有意義」

    噢噢。總算是說出想著我的話了啊。

    「為什么!」

    雷姬沒理會不滿的理子,靜止向亞里亞的方向道

    「讓金次一個人去,終究是無用」

    還,還斷言了啊。

    「讓小奇1個人啊。嗯。確實呢。畢竟小奇是廢材中的廢材啊」

    「」

    在似乎自己理解的理子前面,雷姬向著亞里亞那邊靜止住了。

    她電池沒電了嗎?

    「再說,一上來就一對一或許體會不到戀愛妙處呢嗯」

    妙處?理子絲毫不理會皺起眉的我,頭上似乎有個無形的燈泡亮起的道

    「好!那就設置1場聚會,明天,大家一起迎接成成理子也想近距離看到情侶誕生的場面呢!」

    情侶誕生?你白癡啊?

    不過,嘛這提議亞里亞她們是不可能贊成

    「也是。我也參加。要直接審問成瀨學姐」

    呃。我滿以為會反對的亞里亞竟然同意聚會提議了。

    「我也要參戰!」

    白雪我說,為什么參加聚會會變成『參戰』啊。那不是戰爭吧?

    「好!既然這么決定,那就在溫室舉行聚會吧!是在鮮花包圍中下的狂歡盛宴!」

    同樣喜歡熱鬧的理子,已經完全興奮起來了。

    「我是園藝部長所以那時間,我會把溫室包下來!禁止一切無關者進入!好確實解決掉她!」

    白雪部長啊你這樣,可是亂用職權吧?

    在已經完全進入戰爭狀態的亞里亞和白雪面前,我再次無力的垂下了頭。

    就是這樣,第二天,真的在溫室里準備好聚會了。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啊)

    我嘆息著環視起溫室,這里四處盛開著紅玫瑰,負責采購的理子和雷姬正在將買回的點心和飲料放在白色的桌上。

    亞里亞負責聯系,由她去找成瀨學姐。而負責場所的白雪真的將溫室包了下來不過聚會明明就要開始,她本人卻沒有現身。這種行動,反而讓我有種恐怖感啊。

    不過理子。

    你能如此高興的抱瓶大喝可樂,也就只有現在了。

    我可不會讓這聚會成功的。再怎么說我也是個男人,絕不可能只挨打不還手。

    而且如果成瀨學姐真對我有意思,那這樣就太缺德了。簡直,就像在欺騙她不,是真的在欺騙她啊。

    利用女性的好感這種行為,即使不是亢奮狀態我也明白很無恥。

    所以作為一個男人,現在應該把一切都說出來向她道歉。

    當然,理子會生氣,所以我為此特別購置了『秘密兵器』。

    那秘密兵器小型發煙筒,此刻就隱藏在我褲袋中。這是像手榴彈一樣,只要把開保險瞬間就能噴出煙霧的逃跑用道具。

    要是理子發怒,我借這煙霧逃跑。

    我想著在腦中模擬起逃走路線

    一閃,一閃一閃,全身如放光彩的學姐,出現了。

    成瀨學姐,你來了啊。真是對不起。

    「對不起!化妝耽誤了些時間遲到了」

    可愛的解釋著,嗒嗒嗒小跑過來的成瀨學姐,哈啊,哈啊,不住喘息的走進了玻璃溫室。

    身著清新便裝的學姐,大概是因為參加聚會,將那長長的栗色頭發高束了起來,露出了性感的頸項。而這充滿活力的樣子,反而更是可愛。

    注意到成瀨學姐這樣的理子,呼吸粗重了起來,雷姬旁邊的灰松也起身正了正姿勢。

    亞里亞則一副現在就要開始審問學姐樣子,散發著駭人的氣勢。

    而在那其中的我

    為了能馬上放出煙霧,手伸進褲袋將指扣在保險上

    「啊這個真的是給成瀨學姐你添麻煩了,這一切都是那邊叫峰理子的笨蛋自顧自造成的」

    馬上要開始坦白。

    但呃?

    滿臉幸福的成瀨學姐無視掉我,穿過抱瓶喝著可樂的理子和呆呆坐在椅子上的雷姬

    站到了在百合花背景下抱著胳膊的,亞里亞面前。

    不管所有人腦袋上同時浮現出?號,成瀨學姐刷。

    伸出雙手溫柔的拉開亞里亞的胳膊,緊握住了那右手。這什么情況?

    「亞里亞同學亞里亞同學竟然邀我來聚會我好幸福!」

    「哈?」

    亞里亞秀眉不由皺起,一副不明白她在說什么的樣子。

    亞里亞,你這反應沒錯。我也是根本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我第一次見到亞里亞同學,就覺得這是多可愛的女孩兒啊覺得要是能和這人偶一樣的女孩兒一起生活,該是多幸福啊」

    嗯?

    「我對你一見鐘情了!」

    聽到這兒,理子噗!的一聲,嘴里的可樂都噴了出來。

    「??????」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展開,亞里亞

    那赤紫色的眼大大張開,僵住了。

    她這是搞不清狀況,不明白是什么,不想明白是什么的表情。

    「可亞里亞同學總是和遠山君在一起,所以我就想你們是不是戀人因此之前,就向遠山君問過了。不過,聽他說你們只是武偵小隊我放心了我,我啊啊!亞里亞!」

    沙!

    成瀨學姐就像不知該如何是好一樣,緊緊抱住了僵住的亞里亞。

    「吶,我今后能叫亞里亞同學『小亞』嗎?」

    面對那眼帶秋波在耳邊膩聲細語的成瀨學姐

    沙沙沙沙沙沙!

    亞里亞即使是這邊也能明白的全身起滿了雞皮疙瘩。

    「你叫我姐姐大人就可以的啊!小亞喜歡,喜歡,好喜歡!」

    特殊搜查研究科特殊專攻

    那里是招募培養『讓有特殊興趣的人也會追求的女孩兒』的專門學科。

    也就是說啊啊

    成瀨學姐她,就是那個,就是自身特殊性癖得到賞識

    面向喜歡女性的女性,進行『色誘』的專家啊!

    「喵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珍獸般慘叫出來的亞里亞

    沙!從成瀨學姐熊抱下逃開,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轉身飛快逃走了。

    和她相處這么長時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亞里亞這么怕什么人啊。

    「啊,等等!等等啊小亞!抱歉喔!是呢,這太突然了呢!我,我會慢慢教你的!我會指導你的啊!」

    提起裙角,追向亞里亞的成瀨學姐速度意外的快。

    呆呆注視著那情景的我

    「所以我說過。都是沒用的」

    平淡的這么說過,雷姬也咔嗒,咔嗒,離開了溫室。

    是,是啊女人和女人大叫喜歡喜歡好喜歡這樣的的確沒有意義啊

    不過,雷姬啊,你既然知道,事前早點告訴我好不好!

    呆呆留在溫室中的我和理子目送著跟在雷姬身后離開的灰松的尾巴忽然聽到正上方,咣當一聲響起,不由向上看去

    只見全副武裝站在溫室天花板附近鋼梁上的白雪,看到混亂到極限想要爬樹逃跑的亞里亞和其后爬樹要追的成瀨學姐當即無力,咕咚砰!摔了下來。

    我和理子被白雪的尊臀和她所攜帶的M60重重壓在了下面。

    乒!

    「嗚!?」

    在這沖擊下,我的指帶出了褲袋中發煙筒的保險

    嗤嗤嗤嗤嗤嗤

    理子白雪,都在這瞬間彌漫開的白煙中漸漸,消失了。

    請讓我再重復一次最初的話。

    和她們攪在一起,真是碰不到半點好事啊。

    WhiteoutForTheNext!!!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