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可笑的騙局

    玉石這種神奇的東西,源自于華夏文化,玉被賦予了多重含義,所以價格也水漲船高。(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上等的好玉,價格比黃金還要更勝一籌,比如歷史上著名的典故懷璧其罪,里面的和氏璧,被賦予的意義,使其價值根本無法估量。

    余飛對于王老板發現的,類似于玉石的東西,不抱非常大的希望,但就算是最普通的玉石,哪怕是稱重買,一座山頭的價格也恐怖的無法估量。

    余飛迅速開車往王老板的石料廠趕去,當初他跟著錢萬貫去國外見世面的時候,余飛就惡補了一些玉石的知識,加上實踐之后,余飛就算是不用靈氣作弊,也能稱之為高手了。

    余飛一路上沒有耽誤,直接開車到達了石料廠的門口的,對面的石料廠,人去樓空之后,這么短的時間,竟然看起來就仿佛徹底失去了人氣,看起來十分的瀟灑荒涼。

    反觀王老板這邊,雖然說他在發現類似于玉石的東西之后,將人都暫時遣散了回去,但依舊看起來一副生氣騰騰的模樣。

    很多完成了一半的石刻,還有大量堆積在一邊,等待雕琢的石料,讓這里看一眼就能腦補運作起來的熱鬧景象。

    王老板為了防止有人闖進去,竟然連大門都鎖上了。

    “滴滴滴”

    余飛狠狠的按下了幾次喇叭。

    過了好一會,看到王老板才從里面小跑了出來,看到是余飛開著車,王老板急忙打開了門,余飛將車開了進去,王老板立馬將門又鎖上了。

    “在哪里?”

    余飛伸出頭問道。

    “你開車!”

    王老板立馬爬上車,坐在了副駕駛,指著前面的路讓余飛開車。

    其實石料廠里面并不小,畢竟干著活需要很大的空間,要是太狹小磕磕碰碰的誰都受不了。

    而且后面的幾座山頭,都歸石料廠所有,也被劃進來了這里的地盤。

    余飛開著車順著道路到達了第一座山的山腳,然后繼續前進,順著挖掘機開出來的路,從兩座開發了一半的山下行駛而過,來到了第三座山嚇。

    到了這里也沒有路了,不需要王老板說余飛便停下了車。

    “在那邊!”

    王老板指了一下山側。

    這邊的都是石頭山,還扔著很多廢料,所以根本沒有平坦的路可以走,到處都是大小不一的石頭。

    兩人深一腳淺一腳的向山側走去,看起來這邊還炸過石頭,到處都有崩飛出來的碎屑和塵土。

    王老板應該是在山側炸外面風化的表皮的時候,炸出來了東西,余飛遠遠就看到那邊有一個凹坑。

    余飛和王老板都不禁加快了腳步走了過去,走到被炸出來的大坑邊緣,向坑內一看,余飛就倒吸一口氣。

    以為他一眼就看到了幾處泛著和周圍不同光澤的位置,這座石山偏向于黑色,但是那幾處卻竟然是金黃色。

    余飛直接跳了下去,蹲在了一處地方查看了起來,面前是被炸出來的一處斷處,下面一抹黃色十分亮眼。

    金黃色之中帶著一絲絲的橙色,看起來質地十分的細膩,但是用手摸了摸,硬度卻很足。

    早有準備的王老板,立馬拿出一瓶水,倒在了上面。

    頓時這塊石頭看起來更加的金黃誘人,其中帶著幾分玲瓏剔透之感。

    王老板又伸手給余飛遞過來一個強光手電,余飛將手電的光芒打在了上面

    ,立馬看到光線透射進入了其中。

    可以看到里面質地也很均勻,只是顏色似乎微微開始產生了不同的變化,所以導致有種十分絢麗的感覺。

    余飛伸手貼在了一邊,并沒有直接貼在可能的玉石上面,慢慢閉上眼睛感受了一番,幾秒鐘以后,便睜開了眼睛。

    他沒有說話,走到了下一處地方,這一處被炸出來的類似于玉石的石頭,看起來橙黃中帶著幾分紅色,多了幾分喜慶。

    繼續倒水,用強光手電觀察,然后便是閉眼用靈氣試探。

    “怎么樣余飛兄弟?”

    王老板看到余飛一言不發,實在是憋不住了,著急的問道。

    “你想聽到什么答案?”

    余飛放下了仰起頭笑著問道。

    “當然是想聽好消息了!”

    王老板激動的說到,覺得余飛的笑容,這是好消息的意思。

    “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那個?”

    余飛聳聳肩問道。

    “好消息!”

    王老板急忙說道。

    “好消息是這應該是一種玉,這種玉看起來仿佛黃龍玉,只是品質稍差一點!”

    余飛想了想之后說道。

    黃龍玉產自云南一帶,而且發現的不久,要說這是黃龍玉,余飛第一個都不信。

    “那壞消息呢?”

    王老板聽到也算是玉的一種,他便十分的滿意了,所以感覺什么壞消息都能接受了。

    “玉一般都是產自不同的大陸半塊之間的交界處,就比如真正的黃龍玉,產自亞歐大陸半塊和印度洋板塊相交擠壓的地帶,可是咱們這里什么交界處都不算,你說你這是玉,恐怕又有點牽強了!”

    余飛聳聳肩說道。

    “那這到底算什么?值錢不值錢?”

    王老板聽到這話,頓時又急了,所謂的壞消息,竟然又否定了這是玉的可能。

    “值錢!”

    余飛立馬肯定的說到。

    “值多少錢?”

    王老板繼續追問。

    “這就要看你的運作了,畢竟你發現的這種東西,和玉石各方面都十分的接近,咱又不是用玻璃或者貨騙人,這可是實打實的大自然的產物,所以要是運作的好,也許說不定你能開一個流派,徹底讓這種東西飛黃騰達,成為人人追捧的對象!”

    這東西余飛也無法確定,因為真正的玉石,余飛用靈氣探測的話,靈氣都無法穿過石皮,可是剛剛余飛試過之后,發現自己又可以將靈氣給傳輸進去,卻又感受到了阻力!

    所以余飛也不好說這到底算什么了,至于這東西到底算什么,那就看王老板的運作和市場的反應了。

    “運作?這東西怎么運作?”

    王老板頓時犯了難,他本來就是個石料商人,讓他忽然變成一個玉石商人,那他根本做不了。

    “知道鉆石嗎?”

    余飛想了想之后問道。

    “知道啊!怎么了?”

    王老板一臉懵,誰都聽說過一句話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這可是無數情侶追捧的對象,也是永恒愛情的象征,現在很多人結婚的時候,要是給老婆不送一顆鉆戒,都覺得寒酸。

    “那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你知道鉆石為什么那么貴嗎?”

    余飛干脆往石頭上一坐,準備給王老板科普一下。

    “難道不是稀有嗎?”

    王老板疑惑的問道。

    “錯!鉆石根本不稀有,反而很多,根本不是大家認為的那么稀少!”

    余飛搖搖頭。

    “那怎么可能?供求關系決定價格,既然那么多,為什么那么貴?”

    王老板頓時不明白了。

    “這就是資本運作的作用了,聽好了,其實鉆石很多,多的人人都可以戴一個鉆戒,但是鉆石被發現之后,那些經營鉆石的商人,為了多掙錢,就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一方面將鉆石和愛情用宣傳的方式捆綁在一起,搞成一副鉆石代表的就是永恒的愛情的假象,這樣就等于將無數傻女人拉到了自己的陣營。”

    “另一方面他們則將鉆石礦全都拿在自己的手里,然后限制開采數量,寧可讓大多數的鉆石埋在地下,也絕對不開采出來,每年就拿出來那么一丁點,造成物以稀為貴得到假象,這樣就等于變相的控制了供求關系!”

    余飛將鉆石背后骯臟的資本關系講了出來,所以其實大家所認為的鉆石的各種假象,都是商人為了盈利所營造出來的。

    在你以為一顆鉆戒代表著永恒的愛情,還有高昂的價值的時候,背后是人家資本那無情的嘲笑,和賺的盆滿缽滿的賤笑。

    這便是一個非常成功的營銷案例,明明是一種很多的東西,頂多就是一種非常硬而且透明的石頭,硬生生的被商人搞成了千金難買的奢侈品。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大家拿來切割玻璃的玻璃刀的末端上,就有一顆鉆石,雖然這顆鉆石是人工合成,但是卻比自然界產生的還要純凈。

    一把玻璃刀才買多少錢,可是將這個東西鑲嵌在戒指上面,立馬就會讓無數的女人尖叫,可以騙走一個男人多少的血汗錢?

    人家商人抓的就是女人的虛榮心,別人沒有而自己有的東西,好像才可以體現出來自己的優越感和感情的純真。

    事實上那些買得起鉆戒的人,反而不如買不起鉆戒的人的愛情堅定和婚姻長久,這是一件多么諷刺的事情?

    一個長達百年的騙局,卻永遠都不過時,永遠可以讓無數人心甘情愿的買單,可見女人的虛榮有多大的市場價值。

    王老板聽完之后,瞪大了眼睛蹲在了地上,當他聽完余飛的話,以他的頭腦,當然可以將很多余飛沒說出來的問題想明白。

    余飛所說的這件事,簡直顛覆了他對于人性和經商的認知。

    難怪說鉆石被吹上了天,但是你只要有錢,永遠都買得到,難怪鉆石貴重了這么多年,還可以一直貴重下去。

    這前前后后不都是人心和人性在作祟,他作為一個商人,和人家相比,差距比人和狗的差距都要大。

    “可是咱們該怎么做?”

    王老板雖然聽完了余飛這個傳奇一般的故事,但卻不知道自己該怎么運作這些類似于玉石的東西。

    “這個那我就不知道了,人家綁定了愛情,你就換個東西綁定唄!”

    余飛聳聳肩,有時候高仿也是一種成功的捷徑,只是余飛也沒有成熟的想法,畢竟人家忽悠了全球的女人,這里的這種新發現的類似于玉石的東西,也要找對自己的市場才可以。

    王老板頓時埋頭思考了起來,說實話人家不光騙了最好騙的女人,還抓住了女人天生的缺陷,自己要定位的人群和方向,就要和人家避開,才能拿到新的市場。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