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九百六十九章 安排妥當,謀中有謀

    “齊大哥!”看到齊天宇,秦玉如激動不已,想走近他,卻又不敢,站在原地,眼淚一顆顆的往下落,忽然跪了下來,沖著齊天宇磕了一個頭,然后趴伏在地,“齊大哥,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

    齊天宇和楚懷然一樣,沒有去牢房見秦玉如,是把人帶到一邊的小房子里見的面。(www.ueweea.tw)

    他不希望太多的人知道他來過!

    “玉如妹妹,你起來吧!”看著這等模樣的秦玉如,齊天宇緩聲道。

    眼前的女子早已不是當初明媚的模樣,那時候的秦玉如年華正好,又大膽熱情,沒有到京城里那么多的條條框框索著,兩個人又是青梅竹馬,情份非同,齊天宇自小就覺得兩個人會在這起的,那時候也是全心全意的對待秦玉如。

    花前月下,瞞著長輩們,也沒少在一起溫存過,雖然沒到最后一步,但是摟摟抱抱一直是有的。

    而今想起來卻恍若隔世!

    眼前的女子早已失去了鮮活的模樣,又瘦又干,看這副模樣,竟是比自己的妹妹足足大了十歲有余,眼底那抹死灰,透著一股子死氣,怎么看怎么讓人覺得頹廢。

    秦玉如起身,在一邊的凳子上拘謹的坐下,雙手放在粗面的衣裙上,抬頭看著齊天宇,眼角俱是淚痕。

    “齊大哥,我我后悔了!”秦玉如緩緩的沉重的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眼角雖然還有淚,臉上卻帶了笑意,只是這份笑意看了讓人更加的苦澀。

    齊天宇沒說話,只是落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面,仿佛還在研究上面的紋路似的,緊緊的抿著唇!

    秦玉如又道,“齊大哥,我現在也就這么一副樣子了,如果有來生,如果有來生,我一定再不負齊大哥,一定不會讓自己一步步的墜落到這種境地,最后居然還還落得一個弒母的下場!”

    秦玉如說到這里,笑容更盛,眼淚卻也越多,看起來極是可憐。

    終究齊天宇嘆了一口氣,抬起頭來:“玉如妹妹,再說這些有什么用,都已經過去了!”

    “都已經過去了嗎?真的是的,在江洲的時候,那是我最高興的時候,無憂無慮,也沒有太多的只是母親母親一再的說永康伯府好一再的表示如果我不嫁過去,就就和我斷了母女的情份我我那個時候”

    秦玉如說到這里,又是一番泣不成聲,哭的不能自擬。

    齊天宇悶著聲音,待她嗚咽的聲音低了下來,才緩緩的道:“現在再說這些有什么用,都過去了!”

    “不,沒過去,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我我不會對母親”秦玉如激動不已的反駁道,說到這里才發現不對,立時住了口,全話里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你是說,你弒母是因為你母親當年逼你嫁到永康伯府?”齊天宇驚訝的問道。

    他不是楚懷然,知道秦玉如的這件事情基本上沒有翻案的可能性,這應當就是事實,但眼下從秦玉如的嘴里聽到,還是很驚訝。

    “我的一生,都是

    母親毀了的,她雖然生下我,但也毀了我,現在她死了,我也陪了她性命,算起來,對母親,我也不欠什么,唯有你唯有齊大哥”秦玉如說到這里,激動的聲音都破了音,然后就說不下去,哭了起來。

    意思是她和狄氏是兩清了,唯有對不住的就是齊天宇。

    縱然齊天宇現在對秦玉如沒什么感情,甚至說是厭惡的,這時候聽她這么一說,心里也有了幾分憐惜。

    這里面的深情若許,又豈是三言兩語能道盡的。

    “齊大哥,你說說江洲的一些事情給我聽聽吧,我現在也沒什么其他的想法了,只是偶然回想起那一段日子,才會覺得自己是真正的活過的!”秦玉如好不容易忍住了悲聲,抬臉看著齊天宇,滿面期待的道。

    這么一個要求,還真的讓人沒辦法拒絕。

    齊天宇沉吟了一下,才緩緩的說起了一些在江洲的舊事,都是他們小的時候的舊事,現在想來,真有種隔事的感覺。

    秦玉如起初只是含淚聽著,后來就時不時的插一句話,兩個人憶起往事,都覺得很有幾分當初的感覺。

    兩個人一個說,一個聽,時間過的很快,一個時辰就過去了。

    齊天宇站了起來,帶著謙意道:“玉如妹妹,我要回去了!”

    “齊大哥,請!”秦玉如站起身,側身抹去了眼淚,才強笑道,這樣的笑容看起來更加的苦澀。

    “如果你想知道在江洲的舊事,我可以讓小廝過來跟你說說!”齊天宇想了想道。

    “多謝齊大哥我我眼下除了父親來看我,就只有齊大哥了!”秦玉如垂淚,低下頭,她現在瘦的很,這副模樣越發的顯得瘦削可憐,和當初在江洲的時候的情形,天差地別一般。

    如果不是齊天宇一直看到秦玉如落到這種境地,怕也會覺得眼前的人是換了一個的。

    嘆了一口氣之后,齊天宇道:“玉如妹妹不必客氣,眼下只能如此了有時候我會再來看你的!”

    “多謝齊大哥!”

    秦玉如再次失聲哭了起來,而后眼巴巴的看著齊天宇,待得齊天宇離開了,依舊含淚看著他的背影。

    女牢頭來拉她,她哀求道:“我我再看一會,看到他走了,我就回去!”

    前行的背影頓了一下,但還是離開了。

    “王妃,大小姐想干什么,和齊大公子重溫舊夢嗎?”青兒報過來的時候,曲樂眨巴了一下眼睛,不解的道。

    秦玉如會真心實意?當然不可能的!

    邵宛如放下手中的醫書,搖了搖頭,齊天宇又哪里是好騙的,以齊天宇的心性,也不可能跟秦玉如舊夢重圓,這一點秦玉如很清楚,但是看在以往的情份,以及和親王府,對秦玉如照看一下是可以的。

    只要秦玉如提出的條件不算過份,齊天宇也會應下來。

    秦玉如當初的悔婚,齊天宇是受害者,眼下齊天宇還去照顧秦玉如,知道的人只會說齊天宇大度,重情義。

    為官者,名聲很重要。

    “小廝去了嗎?”

    “小廝去了,第二天一大早去的,齊大公子跟牢房那邊說好的,小廝還提了份飯進去探望,就坐在女牢那里陪著秦大小姐聊天,一說就是二個時辰,出來的時候似乎得了賞,很高興的對牢頭表示,明天還會來的!”

    青兒道。

    這些消息不難查,但具體的說什么,卻是不太清楚的,牢房那里看管的還是很牢的,如果想查清楚說什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當然如果邵宛如真心的想查些事情,青兒也是有法子的。

    “想法子和小廝接觸一下,打聽一下他和秦玉如說的是誰,就以和親王府的下人接近他!”邵宛如想了想已經有了主意。

    比起去牢房打聽,直接跟齊天宇的小廝打聽簡單的多了,這個小廝是齊天宇的人,也是從江洲跟著齊天宇過來的,對齊天宇的忠心自是沒有什么疑問,但卻有一個貪杯的毛病,喝了酒什么能都說出來。

    以和親王府的身份打聽秦玉如的事情,也是合情合理的,之前楚懷然去過牢房,就表明和親王府還是認下秦玉如的。

    這里面的意思,放在有心人的眼中,就大有操作的空間。

    不管和親王府是為了名,還是為了其他,秦玉如是楚懷然女兒的事,已經確定是事實。

    “王妃,要馬上接觸嗎?”青兒點送之后,想了想道。

    “不要先打聽,只是先接觸,免得他喝了酒引起齊天宇的疑心,先看幾天吧!”邵宛如搖了搖頭,“想法子讓他相信遇到的就是和親王府的人!”

    齊天宇的小廝平時也是一個謹慎的人,不可能跟著一個陌生人就這么一起喝酒的,得先讓他消掉疑心。

    秦玉如想從小廝這里打聽到什么,必然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打聽到的,同樣也會消掉疑心。

    江洲自己父母的事情,疑霧重重,邵宛如自己沒辦法從齊天宇那里打聽到什么,秦玉如卻是可以的,秦玉如雖然比不得齊天宇,但是相對的,眼下她這種情形,卻可以讓齊天宇消除疑心。

    江洲的事,查證清楚還是得從齊天宇身邊得來!

    秦懷永和江洲知府必然是知道一些什么的,京城這邊沒有證據,江洲那邊呢?

    秦玉如是自己下的一步棋子!

    眼下就看這棋子是不是得用了

    “王妃放心,奴婢會安排人手跟小廝接觸,讓他信任之后才帶他去喝酒,這幾日就先跟他接觸。”青兒立時就明白了邵宛如的意思,道,然后告退回去安排人手。

    宸王府內院的侍衛和一些暗衛都掌握在青兒的手中,她更是會貼身保護邵宛如,楚琉宸走之前把青兒叫過去叮囑了許多。

    青兒才退下,玉潔忽然笑著進來稟報道:“王妃,章小姐來看您了!”

    所謂的章小姐,就是章相的女兒章棲蘭小姐,之前在玉慧庵里兩個人結緣,又在選秀的時候特別的投緣,雖然她現在定為玥王妃,邵宛如還是很欣賞她的。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