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詰難

    “修竹,你殘害同僚,我一定要向你討回公道。(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中供奉離開前,留下這句狠話。

    但旁觀的各位散修,都將其當成喪家之犬,看向唐樓的目光,簡直是敬畏中帶著崇拜。

    小鎮臨近深絕域,在這里混跡的散修們,個個信奉拳頭最大,唐樓既有官身,又下手干脆,深得他們胃口。

    甚至有些散修心想,小鎮內有這么個供奉坐鎮,倒也是件好事。

    “閔大哥,你接著招呼客人,我先回去。”

    唐樓處理完鬧事人,就要回到住宅區繼續煉丹,沒辦法,最近人手奇缺,許多事情他要親身上陣。

    許多散修想要結交唐樓,企圖上前,卻被孫聰等人攔住。

    唐樓走出店鋪,突然聽到有人在后面叫,“我是供奉的好朋友,你們不要攔著我。”

    唐樓轉身,見到賴通江不停朝他揮手,“放他進來。”

    賴通江走了過來,熱情說道,“供奉大人,你瞞的我好苦。”

    “不得以,請見諒。”唐樓接著問道,“找我何事?”

    賴通江急忙說道,“我想為你辦事!”

    唐樓點點頭,“可以,你明天過來找閔大哥。”

    唐樓看得出來,賴通江過來,便是為了投靠他,但是他如今是用人之際,正好將其樹為典型。

    賴通江見唐樓同意了,歡喜不已,連忙朝閔知足行禮,“今后要仰仗閔大哥照顧啦!”

    回去的路上,閔知足提醒唐樓,“剛才的那位供奉,存著小人之人,后面會有麻煩。”

    “麻煩也不怕!”唐樓淡定笑道。

    日子一天天過去,小鎮上店鋪越做越大,五個月后規模已經擴大十倍,每天都有遠方的修道者慕名而來。

    不管是散修還是供奉們,都知道店鋪的主人是定郡王府上的供奉,來到店鋪都收斂許多。

    再者說了,有閔知足坐鎮在此,縱然有好勇斗狠之輩,他也能處理。

    期間,柏滄源帶著天南道的供奉們上門,恭賀唐樓店鋪在此開業大吉,令遠近散修知道,唐樓的人脈也如此廣闊,對他越發敬畏。

    這一天,西門游回到深絕域,恰好碰到雄荔子。

    二人是小鎮齊名的狠人,彼此間頗有忌憚,交情不多,卻也沒什么仇怨,偶爾見到了,也會彼此視而不見,擦肩而過。

    但是這次,雄荔子顯然有話說,叫住了西門游,“看你的方向,是要去那家店鋪。”

    西門游當然知道,他口中所指的店鋪是哪一家?

    小鎮上,唯一的店鋪,也是最大的店鋪,背后東主是供奉大人,名聲傳到四面八方,甚至有不愿萬里過來的散修。

    西門游顯然不想和他多說,點點頭就想過去。

    雄荔子突然問道,“你和店主交手過,他比你實力如何?”

    西門游想了想,回答道,“若要強行分出勝負,那就只有生死相拼了但若是尋常比試,只能平手。”

    雄荔子點點頭,“那位供奉能收服此人,也不是簡單人物。”

    西門游來了興致,問道,“你要去買些什么?”

    雄荔子回答,“不買,只賣!”

    西門游當即知曉,“你也想要參加拍賣會,競拍地煞吧?”

    “當然,地煞誰不想要?”

    雄荔子說完,搖頭嘆氣,“說實在的,地煞雖好,但若是有侍鬼令,那邊再好不過!”

    “不可能的,大統朝明令禁止,神鬼二令外流者,殺無赦!”

    西門游突然想到什么,對雄荔子說道,“我勸你再等等,看看風向。”

    雄荔子心頭一動,“你聽到什么消息?”

    “前些日子,有個中供奉上門鬧事被揍,這件事你還記得?”西門游詢問。

    雄荔子點點頭,他對那件事印象深刻,“當然記得。”

    “我聽說,他回去后呼朋喚友,要來找回場子,聽說還請動大煉師級別的大人物,他們口中的上供奉,這回要徹底掃平店鋪,抓修竹回去治罪。”

    雄荔子好奇問道,“修竹供奉也小有勢力,難道會輸?”

    “說到底,這是定郡王麾下內訌,本土派和外來派本就相互不對付,這回有了導火線,肯定要爆發起來。”

    西門游不忘解釋,“修竹是從天南道過來的外來派,被打得屁滾尿流的供奉則是本土派。”

    雄荔子若有所思,“多謝提醒,現在看來還真不能急。”

    現在,店鋪規模今非昔比,面積比先前更大十倍。店里工作的人員,也越來越多。

    這段時間,越來越多的修道者前來投靠,其中就有失散各地的原先同伴,如今重歸唐樓麾下。

    閔知足等人望著人群川流不息,柜臺的靈方越來越多,心中非常滿意,如今生意穩定下來,收益逐漸上升,這幫兄弟都能安定下來,都是唐樓的功勞。

    時至今日,小鎮的名頭響四方,全是因為店鋪存在,眾多散修來此購買,甚至互通有無。

    得益于突增的散修人流,小鎮竟形成規模很大的集市,等到商隊來此,見到情況天翻地覆,再也無法壟斷各項交易,只能改變策略,低調入局,接受唐樓重新制定的規矩,成為給小鎮輸血的運輸隊。

    鎮上的交易盛行無比,以至于每天都有海量稅收歸于唐樓手下,盡管他沒有明言收稅,但是完成大宗交易的修道者們,都自覺上交稅收。

    短短半年不到,唐樓便積攢了海量財富,想著可以使用請神令,請動神兵神將上天采集天罡。

    沒等唐樓實施行動,又一樁麻煩的事情來了。

    平時店鋪那邊,閔知足等人就能應付,除非是什么重大變故,閔知足才會來到住宅區,向唐樓親自回報。

    這次閔知足來得風塵仆仆,神情肅穆,顯然事情不小。

    “供奉大人,有客來訪!”

    唐樓看出他神情有異,問道,“什么客人?”

    “都是正南城的供奉,三個上供奉,九個中供奉,還有四十七個下供奉,對了,為首之人自稱明燭照,叫您出去迎他。”

    明燭照是唐樓這一組的首領,自然有資格讓唐樓出去見面。

    不知怎的,唐樓突然想起五個月前的事情,猜出今天的事情肯定有關。

    閔知足接著說道,“五個月前,上門挑釁的供奉就在當中。”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