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519章 劉周河

    光派一個雪嬪去接,僅僅是折磨的功效,沒有讓太后宣泄多少。(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這一點,誰都清楚明白,只是當第二天得到那消息后還是頗為心驚。

    昨夜,太后親手打了一個宮女,據說用鞭子打了一個時辰。那宮女昏厥過去了,太后還是氣憤難消,只是未再下手,卻也沒讓人去醫治。

    沒過多久,那宮女身子變涼了,太后還說臟了她的宮殿,讓人徹夜清洗了一遍,并傳出“宮女體弱、急診難挽”的消息。

    這一切瞞不過禾雨,她只用看一眼遺體就清楚了。她的心本堅毅剛強,當她看到那些血痕之后,心中仍是陣陣絞痛,她怎么會有如此心狠手辣的母親?

    無奈,還是要處理,不得有片刻耽誤。

    “若是她一直記恨此事,不說她會不會對返程的人下手,至少她一定會讓皇上這些天都不好過!”

    “是啊,我們虧欠三弟,可不能再讓母后多加傷害了!可是,如此作為,會讓二老歡喜么?”

    畢竟沒經過允許,禾雨先是將劉公公送了出去,又將他的信壓了下來,現在還要用他來擋去太后的怒火。

    “沒辦法,我欠皇上,她們也欠。我這樣做,算是他們對我這個女兒的虧欠吧!再說,她們是該好好處理一下個人感情了,可以不要我,可心中能舍得下昔人么?”

    禾雨和劉義商議后,覺得拿出更強效的消息去蓋過此事,讓太后的心思平衡平衡、讓她的神經舒緩舒緩。

    劉清“死而復活”,還有什么比這事更厲害的呢?有,那便是劉周河。

    太后對劉周河,向來不一般,他像是她的樹洞、避風港。若是心中沒有鋪上滿滿當當的仇恨,太后或許有心思好好對他,而不是一段令人嘆惋的過去。

    劉周河之死讓太后沉悶抑郁了許久,她始終覺得自己對不起他,越是心煩意亂的時候越是夢的越多,可心中總是冰涼無依的。那么若是她知道他還活著呢?

    震驚、狂喜,似乎能蓋過所有情緒,除了劉義她在乎得最高的便是劉周河了吧?那一刻,太后很開心,一種幾十年了都未有過的開心,像是上天給了她一個巨大的便宜。

    不過,歡喜之后呢?

    淚流滿臉,沉思許久,太后才發現不對勁。

    劉周河可不是劉清那般的情況,他的死是大家共同見證。若是有異,那么是禾雨的作為?

    “怎么回事?”

    “母后,你歡喜就好,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人還在,別什么都強,就不要執意了吧?”

    “怎么可能?”太后抹去淚水,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你是拿這件事平衡母后的情緒嗎?”

    劉義不知如何言語,他一沉默下來,整座大殿都是寂靜落寞的,仿佛沒有人存在。母子倆,不知何時也離心了,而且還生出了一種長遠的距離。

    這些,太后也怪劉禮,什么都喜歡怪在劉禮身上,那個她恨得最深最長的人的兒子。

    “難不成,這也是你們的設計?”

    “不,我們都不知道,三弟現在也還不知道。我一知情,立馬來告訴你了,還沒來得及告訴三弟,他知道后也一定很開心!”

    太后冷哼一聲,“不,不許告訴他,就讓他停在以前的悲傷中吧!”

    “那母后是不打算讓此事大白?”

    “既然他這么久都毫不出聲,連哀家都不聯系,為何要他重出?”太后心中還是有怨恨,這劉周河為什么瞞著她?

    事情過去了那么久,就算他想要安靜的生活,那也可以書信一封告訴太后,不至于讓她如此難受。現在,這一點似乎成了穩定此事的依憑,太后懷著不滿而不想去掀開。

    “也好,他也該歸隱了!”劉義見太后沉默不語,又提了一次。“外面也很亂,或許擾到了他,所以那封信是寫給三弟的!還好,三弟未見著,涼華還是顧及了母后的面子。不過,若那信中內容是真,母后怕是該對三弟好些、讓天下太平些!”

    方才,劉義說發現劉周河活著是因為信;劉周河給涼華了一封信,讓她轉交給劉禮,信中內容是外面不太平、太后過于狠毒,希望劉禮能重天下蒼生、輕母子情懷。

    這,前半部分保留了真實,也跟信的前半段一樣,讓太后信以為真。畢竟,劉周河的手書能說明一切,而且這也是他的風格。

    太后捏著信,心中難安。“這信,為何毀了一半?”

    “當時,禾雨怕三弟看見,便燒毀了一半。我趕到時,發現了才阻止,商議著不告訴三弟……”

    這一來,太后的情緒更亂了,她似乎覺得劉禮沒那么可恨反而有點可憐,對禾雨的厭惡也少了許多。

    如果劉義說得是真的,那么這件事禾雨還是個大功臣?

    “禾雨,好怪,為什么要幫劉周河和哀家?”

    劉義怔了怔,情緒猛烈難收。太后這些話,若是讓禾雨聽見了該如何?

    “禾雨不是一直都是母后的人嗎?”劉義咳了一聲,低聲說“況且,劉公公一事,不是有母后的些許意思嗎?她這樣做,對你們是莫大的傾斜,難道母后不開心?”

    “方才有點恨她,還有許多懷疑,你這樣一說倒沒有了!可是,她一直深受皇帝,怎么會在這種時候來倒向哀家?”

    無可避免,太后還是要見禾雨,這件事光劉義一人還說不明白。說了那么許多,劉義的任務已經完成,他讓太后不恨劉禮也對禾雨沒了怒火,接下來的一切都輕松了許多。

    不過,禾雨要的二老正視彼此似乎從未提上過正途……

    深夜的剪秋閣,氣氛有些微妙,屋子內茶香和藥味混在一起,是一種難以忘懷的味道。

    太后打量了禾雨許久,她像是從未如此認真地看過禾雨。這一看,似乎還有種別致的歡喜,是越發順眼了嗎?

    “以前,我只道你勇毅果斷、聰慧過人,卻不知你處理大事毫不平淡,這可是大家子的風范。說說吧,如何煉成的?”

    “時間久了、諸事環繞,不得不如此!”

    “好吧,那又是為何?”太后見禾雨不喜言語,像是有心事,換了個調子問“為什么你要幫他假死?只用告訴哀家這一個便好,旁的也就不逼你了,此事算欠你一恩情!”

    禾雨微微一笑,眉眼似有輕諷,卻在須臾間沒了蹤影。

    “這是他要求,不想待在此處,而且他假死也能達到你的要求,為何不放人一命?”禾雨見太后有些疑慮,補充了句“他給了我一樣東西,算是交易,我還了他一條命。你覺得可還聽得過去?”

    太后點了點頭,“原來如此,不過是交易!”

    “是啊,交易!”

    “那為何這次要幫哀家而愧對皇帝?”

    禾雨愣了一下,每每想到此處還是會心痛。她能怎么辦呢?

    雖然,禾雨愛得純粹而深沉的是劉禮,但面對這件事上,她還是不得不選擇那個她并不喜歡的母親。況且,這還沒到兩邊需要抉擇的生死關頭。

    這樣選了,禾雨也為自己的選擇而痛心,更不敢想象劉禮知道后會如何。

    “你不是只問一個問題嗎?我回答了,你可以離開了!”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