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05 一波剛平一波起

    幾天搓磨,幾經磨搓,

    大島麻衣終于了解峰岸南那天在糾結些什么。(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不就是兩人共有同一個名字,總被人叫混無法分辨嘛!

    以她的經驗,解決這個問題非常非常簡單,只要稍稍變通就行。

    走近高橋、板野、前田加平島組成的年下幼齡圈,

    撇一眼正對著不知第幾份便當發起猛攻的前田吃貨敦子,

    大島麻衣不由地莞爾一樂,噗嗤嗤笑出了聲:

    “阿醬,今天沒吃到愛心早餐嘛?”

    “啊~?不,吃到啦!

    今天是韓式泡菜起司火鍋喔!

    可惜媽媽沒買到新鮮草莓盒和番茄盒,

    留作備用的蘋果昨晚又剛好吃完,

    所以嘛……誒嘿!”

    不就是沒吃到飯后的水果么,用得著這么可勁的造嘛?

    吃下多少食物就代表著有多少熱量積存在體內。

    就算你爪錘腦袋的樣子做的再可愛,

    那些足以發肥致胖的卡路里也不會憑空消失,你知不知道?

    前田吃貨敦子,能量守恒定律了解一下!

    呃,她方才瞄過一眼,

    便當盒里壓根沒剩幾塊烤肉,

    配菜也很少,白飯占據了絕對優勢的大部分,

    一看就曉得又是從眾萌吃剩的便當中東拼西湊而來的雜糅產物。

    如此說來,這只投喂多少都吃得下的貨倒是不挑三揀四,

    要不然下回我也加入喂食阿醬的行列試試?

    嗯——,好像很有趣的樣子!

    對了,先把主要的問題解決了再說其他,

    “難得有時間,不如我們互相給對方起個好聽的昵稱怎么樣?”

    “昵稱?阿醬,,麥麥,米納米醬,那醬。”板野友美豎起一根手指從左到右挨個點名依次數過一圈,不解地抵住臉蛋偏了偏腦袋:“我們(之間)這么熟,直接用名字稱呼多好,很親熱啊!”

    “現在這樣確實不錯,

    但將來出現和你名字一模一樣的后輩怎么辦?

    即便不是完全一樣,單就讀音一致也會有很多麻煩喔!”

    “哪來那么巧合的事,我的名字就不太可能有一模一樣的啦!

    就算再來一個叫的,我還可以用i這個名字啊!

    要是連i都一樣,嗯,怎么想都不可能了啦!

    超不可能,超偶然!”

    板野友美神氣活現地晃晃辮子,

    怎么也不愿意相信會有和自己同名的家伙參團進組。

    萬一,嘿嘿,才不會有萬一那,嗯哼!

    “怎么會不可能呢?

    現在就有兩個名字叫‘南’的,

    喊米納米醬的話就會搞不清到底是叫哪個。

    如果她們倆都有獨屬于自己的昵稱,肯定就不會搞錯了。”

    “這么說起來倒也是,

    那么,叫她八嘎果子南怎么樣?

    每天至少要吃一個蘋果的高橋八嘎南,簡稱八嘎果子南。”

    “不如再簡單些,直接叫八嘎南啦!”

    “還是叫果子南更好撒!”

    “八嘎南!”

    “果子南!”

    “八嘎南!”

    “果子南!”

    “都別吵啦!那兩個昵稱我一個都不要!”

    本來還覺著有幾分道理,誰成想越聽越不是滋味。

    那倆壞蛋根本就不是為了她叫什么昵稱在爭。

    明明是為了把她比作傻瓜還是白癡而吵。

    被反復開涮的高橋南氣得雙頰鼓鼓臉都變圓了,

    通紅通紅的,活靈活現一只富士97。

    “嘛~嘛~~!

    大家都是好意,別生氣嘛,米納米醬。

    我也想了一個,叫akaia,你覺得怎么樣?”

    “akaia,akahasiiai(高橋南口胡全名)的簡稱么?

    akaia,akaia,akaia,akaia,akaia……嗯~~!”

    反復念過許多遍,高橋南略略沉吟著想了一會兒,似乎還可以蠻不錯的樣子。

    盡管對自己不能再使用從叫到大的昵稱頗有幾分無奈,

    但麥麥說的不錯,必須找到一個獨屬于她自己的代號或標簽。

    全國以‘南’為名的女孩子到處都是,

    保不齊啥時候就會新冒一個出來。

    即便擠過現在這只峰岸南,

    以后還會有新田南,木下南,某某南出現。

    難不成要一個個全部都強壓擠過不成?

    再說了,縱然在秋葉原4八她高橋南可以用前輩身份逐一擠過,

    那么到范圍更大的娛樂圈里遇到時該怎么辦?

    無論前輩后輩資歷深淺地位高低,凡是叫南的統統擠過?

    會這么想打算這么做的時候腦子肯定是被門擠過,擠得還不輕咧!

    “akaia,這昵稱很不錯喔,不愧是麥麥,腦子轉得真快!”

    猶如緩緩流淌的淺川溪水般叮咚作響,

    一個少女感滿載的清爽聲線驀然插入對話之中。

    只用短短一句話十幾個文字,

    不但一語雙關地同時夸贊了高橋大島兩人,

    還順勢把她方才略顯突兀的魯莽行為輕飄飄地一下帶過。

    真是杰出又完美的登場方式!

    當然,這是對懵懵懂懂、經驗淺薄的八嘎醬而言。

    在處事精明、人情練達的大島麻衣眼里,這般做派簡直就是挑釁。

    麥麥?

    麥麥也是你能叫的?

    我們之間的關系有這么熟嘛?

    以前認識?

    大島麻衣微微皺了皺眉,

    對不請自來的某人一點好感都欠奉。

    除去同為‘5’的幾個以外,

    秋葉原4八團隊里被她列入交往列表的,

    只有不管誰都喜歡的,生性單純又可愛的平島夏海,

    不管誰都討厭不起來,喜歡惡作劇卻總被反殺的佐藤八嘎由加里,

    明明家境極佳卻從不盛氣凌人,相處時總能掌握分寸深知進退的渡邊志惠,

    和為人大方做事大氣自覺承擔起團內大部分苦活累活的臨時隊長折井步這區區幾人。

    其余諸類,很抱歉!

    麥麥姐可沒那么多閑工夫陪她們玩放課后的社團游戲。

    當然了,不在大島麻衣的交往列表里并不代表著她們真的很差。

    秋葉原團成員雖然不多,卻是頗有一些“能人”。

    比如眼前這位著衣莫過粉與白,切開一看全是黑的中西里菜,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打從初次見面那會兒,大島麻衣就曉得這女人必定不是什么善類。

    果不其然,

    數次嘗試與、阿醬和她接觸不果之后,

    粉切黑迅速把目標轉向了外硬實軟,單純單蠢全占齊的高橋南。

    “啊,是中西桑,你好!

    你也覺得那個昵稱不錯嘛,太好了!

    謝謝你上次送我的熊曲奇餅,真的很好吃喔!

    不知道是在哪個地方的哪家店買的?

    請務必清楚詳細地告訴我。

    上回的餅干被弟弟搶走一大半,我自己都沒怎么吃到。

    啊~~?

    是你自己做的?

    真的假的?

    能不能教教我怎么做?

    我一直想學就是找不到靠譜的老師。”

    瞥過呆萌貨被調弄得五迷三道的花癡表情,大島麻衣的心情有些復雜。

    不是被r的沮喪與悲戚,反倒更像是一直環繞腳邊的萌寵被人拐走騙跑的郁悶之情。

    從八嘎南的表情分析,排除隱患的最佳時機已然過去,

    冒然介入強行施為十有會產生反效果。

    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旁觀等待下一個機會。

    嗯——,其實也沒什么關系啦,

    這女人特意選在‘5’聚集匯攏的時候切入,

    就說明她肯定另有目的別有所求。

    既然如此,她總有露出狐貍尾巴的那天。

    到時候……

    不過,

    剛剛才擺平一個舊隱患,

    竟然立刻又出現一個更為棘手的新麻煩。

    真是一波剛平一波起!

    唉——,她就是個天生的勞碌命!

    自怨自艾了一會兒,

    麥麥儼然尋思起某人的行蹤,

    貌似午間休息時間開始不久就沒看到,

    她會去哪里?

    同為‘5’的最后一人,

    來自琦玉縣的女人,

    島陽菜。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