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558.奉若神人

    白小希沉凝了一會兒,然后才道:“我們倒是可以先找一些我們的武裝漁船,因為那些都是有安全鎖定的,他們就算是要解開操控的設備密碼,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www.ueweea.tw)所以他們應該只是把漁船飄到海里去隨波逐流。”

    白小希倒是利用這么一點時間,就把整個敵我的大體情形都了解了一個遍。

    但是周睿在參觀的時候雖然沒有仔細看,但是在這個時候回想起來,也記起來了,這些漁船雖然外表看上去很破舊,但是事實上,里面的各種設備都是十分先進的。

    畢竟是一個國際化的雇傭兵團隊,敢來接受周睿發下來的六千萬的任務,自然也是有他應該有的實力。

    這也是為什么,他們僅僅只是憑借十幾二十個人,就可以抵擋住蜈蚣教百來個人的進攻,而且這個時候竟然還突圍了出來。

    只是在面對那個會使用飛頭降的降頭師的時候,才會顯得毫無抵抗之力罷了。

    畢竟這種敵人,就算是周睿,也感到有些難以抵擋。

    周睿有些不放心地道:“那你們就先找漁船的位置吧,我先一個人過去逼一下對方,不然的話,黑炎那邊恐怕壓力會很大。”

    白小希點了點頭,算是同意。

    畢竟這也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

    否則的話,很有可能他們根本就找不到他們的武裝漁船,而黑炎就直接被那個降頭師給殺死了,到那個時候,除了周睿,還有誰可以抵擋住那個降頭師?

    一旦周睿都無法抵抗的時候,恐怕就是一場大屠殺了。

    整個島嶼上面的,除了蜈蚣教的人,恐怕都是難逃一死。

    降頭師有多恐怖,就在這里。

    哪怕是周睿學習的茅山道術,也沒有如此多的對付普通人的道術,大多數的道術都是為了對付那些怨鬼厲鬼而存在的。

    但是這些南疆的巫術,降頭術,隨便一個法術都可以把一群普通人屠殺殆盡。

    這也就是為了十幾二十年前,那些xg地區的那些老一代茅山道士會下那么狠的心,明知道內陸的道術傳承都出現了問題,卻依然毅然決然地要南下對抗這些降頭師。

    畢竟鬼魂害人尚且還沒有如此兇殘,這些人比之惡鬼還要更加值得茅山道士用降魔手段制裁。

    而現在,周睿和白小希商量好了之后,周睿就直接又拿出了一些空白的符紙,開始用靈力繪制符咒了。

    “啪!”

    符咒繪制好了之后,周睿打了一個響指。

    符紙直接燃燒起來,而后周睿就明顯感到周圍的空氣都變得流動起來。

    而后,周睿向前猛的一躍,整個身形都在清風的扶持下在空中化形下去。

    而此時站在山頭上看著周睿的人都已經驚呆了。

    “偶買噶!!!這個人是天神嗎?竟然可以飛翔?我不是在做夢吧!”

    “這個人是我們的老板!他竟然能夠飛!!!”

    那些雇兵無不驚嘆,而他們也都了解到了周睿他們的戰術了,所以這個時候,在驚嘆之余,也開始對那些下方追趕過來的蜈蚣教的人展開了猛烈的反擊。

    而另外一個方面,白小希也開始派人前往另外一邊,開始尋找那些游蕩出去的漁船了。

    不過周睿也沒有忘記提及讓他們派出一點人過去吧紀清紜保護好。

    對于這些人的能力,周睿還是比較放心了,他們本身的能力就比較強大,更何況這次面對的那些敵人原本都是街頭的一些混混,被蜈蚣教招攬下來的烏合之眾。

    所以紀清紜的安危現在根本就不用擔心。

    但是周睿還是提醒了他們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要松懈大意。

    紀清紜之前就說過,她離開船只的時候,遇到的那群人之中可是有能夠操控毒蟲的人,那么那些人之中就很有可能還存在一個專門下蠱的降頭師。

    那些雇傭兵聽了之后,也小心了很多。

    之前那些毒蟲來襲的時候,要不是周睿給他們金剛符咒還有七海碧瓊丹的話,很有可能他們現在早就失去戰斗能力,而任由那些蜈蚣教的人宰割了。

    不過那些蜈蚣教的人可不會直接殺了他們。

    而是有很大的概率會把他們交給通緝他們的國家,獲得賞金。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是善茬,在很多國家都做過罪惡滔天的事情,畢竟能力越是強大,法制對他們的約束力也就越小,自然也就會忍不住做了很多事情。

    所以基本上每個人的頭上都是有賞金的,蜈蚣教當然不會浪費。

    周睿這個時候也已經通過讓他可以滑行的符咒,慢慢靠近了那三個船只所在的地方。

    而越是靠近,周睿也越是發現這船只四周的氣場非常詭異,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不過此時的船只上面,卻是正有著十幾個人在上面守護者。

    每一艘船都不是很大,只有五個人左右在上面來回懶散地走動著。

    “真不知道,就攻打一個這樣的傭兵團,不僅僅出動了青衣級別的巫師大人,竟然還調動了我們青木堂一百多個兄弟,我感覺真是大才小用。”

    一個光頭的本地土著,光著腳丫子,在甲板上的一個橡皮輪胎上面坐著,翹著二郎腿說道。

    而此時在他旁邊的一個矮個子緊張兮兮地看了一眼船上面的一個房間,壓低聲音說道:“你敢質疑巫師大人,我看你是不像活了!你可別以為巫師大人圣體離開了,這里的部分就聽不見了,言多必失,小心你的腦袋!”

    那個光頭聞言也是一驚,下意思地往那個房間的方向看去。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周睿卻突然從他們背后出現,手中的符篆貼著他們的背按上去。

    “噗嗤!!!”

    只聽到一聲悶響,而后那兩個人的胸口就猛然噴出血花。

    “有敵”

    那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呼叫出去,就在瞬間被直接擊殺。

    周睿連忙弓著身子,過去吧兩個人的尸體一一托到了海里面。

    周睿背靠著巨大的橡膠輪胎,氣喘吁吁地,然后再次小心翼翼地望了出去,發現那些船尾的人依然是該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喝酒的喝酒。

    畢竟留在船上的人本來就沒有預料到周睿他們會找到這里來,而起他們也為了保險起見,派了人去尋找周睿他們的船只了現在可能還在海上漂呢,就等著看明天能不能找到這些船來賣出去,那可是野狼傭兵隊的武裝漁船啊,能賣出去多少錢實在是難以估計,幾百萬美刀肯定還是有的。

    而且就算是那西孟本人,也沒有想到周睿他們竟然能夠探查出他的身體所在的位置。

    其實如果是為了方便的話,他本人其實是想把身體直接就放在島嶼上面的,但是現在才開始有些后怕。

    現在即便是放在這么遙遠的海面上,白小希他們都可以通過某種辦法尋找,并準確報出他所在的位置,實在是他聞所未聞的手段了。

    而且這也是讓周睿相當吃驚的一點。

    那就是他真的越發覺得自己是撿到寶貝了,這個白小希雖然戰斗的能力的確是不高,但是其他的各方面能力簡直就是他也聞所未聞的。

    而此時的周睿也正在打算把這艘船上面的其他人也都一起干掉,這樣的話,應該他還是可以把這艘船開回去的。

    因為此刻他身上的靈力已經基本上都消耗殆盡了,而道德金身此刻也能量干涸,在對抗那個降頭師的毒霧的時候耗費了太多的力氣了。

    此時的他說是油盡燈枯也不過分。

    所以說,現在的他一旦有絲毫的失誤,落入這些人的手中,恐怕他就要真的交代在這里了。

    周睿也很少經歷過這樣緊張的時刻,一直都在深呼吸。

    不過他從剛剛那兩個小嘍啰手中拿到了兩把沖鋒槍,還有另外的四個彈夾。

    所以他心中是在思考,到底是潛行過去用符紙解決那些人,還是直接用槍械解決那些人呢?

    如果是用槍械的話,肯定兩外兩艘船的人會很快反應過來,到時候周睿恐怕就雙拳難敵四手了。

    周睿閉著眼睛眼睛深呼吸了一會兒,然后才慢慢移動過去,從包里面拿出兩張符紙。這個符紙就是剛剛周睿解決那兩個用的符紙。

    是周睿剛剛在海水里面,用盡了最后的靈力才繪制出來的靈刺符。

    他現在道德金身沒有辦法使用,靈力又耗盡了,而且道德金書里面的金光也早在之前就已經完全消耗殆盡了,現在的他只要有一點失誤,恐怕就要萬劫不復了。

    那兩個人正背靠在欄桿上面喝酒。

    所以周睿為了潛到他們背后,也再一次順著欄桿進入了冰涼刺骨的海水之中,而之前的傷口也在這海水的刺激下痛的人要窒息。

    此時的周睿滿頭都是汗水。

    不過上面靠著欄桿的兩個人很顯然是在喝酒聊天,因此在這海浪聲和風聲之中,完全沒有注意到周睿此時已經浮了上來,而隨著光芒一閃,一個人直接就被刺穿了胸膛。

    而另外一個人的后腦勺上面也被一個冰涼的東西給頂住了。

    “別說話,按照我說的做!”

    不管對方聽沒有聽懂,周睿小聲地說道。

    而對方顯然也十分地珍惜自己的生命,因此立刻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脫手而出的酒瓶卻滾落了出去,響起了聲音。

    “那邊是怎么回事?”

    這個時候,從另外一艘船上面傳來的聲音,讓周睿的汗毛瞬間立起。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