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各懷心事 二

    韓父點點頭,示意兒子坐下,喝了幾口茶,心里有些懊惱,心道:“我和董志輝都是老書記提拔起來的,按說我們應該團結一心,共進共升。(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但是我自己明白,董志輝肯定也明白,我們二人卻有一爭。雖然我在省委常委排名第三,董志輝排名最后,但論實權,董志輝是省會市高官,手握重權;論年齡,董志輝比我接近6歲,大過一屆政府的年齡5歲,是東海政界一顆冉冉的新星。我和現任省高官年齡相仿,和省委老書記年齡也差不了幾歲,但是就是這幾歲成了一個坎,老書記到了這個坎前一躍,進了中央,從此可以再上升一步,但現省高官干滿這一屆就應退休了,由于年齡限制不可能再向上一步了,而我如果沒有奇跡出現,也極有可能退居二線了,只有董志輝卻極有可能借力老書記再向上攀登一步甚至兩步,而這一步兩步是多少人夢寐以求、望眼欲穿,熬到退休也難以企及的呀。可是我的奇跡怎么才能出現呢?除了要仰仗老書記,還能指望誰呢?”想到這里,韓父嘆了一口氣,心里無限傷感,感覺自己突然沒有了奔頭。可是眼前這個兒子又是那么不爭氣,不愿走仕途,非要在企業混,混到最后還不是平民百姓一個。雖然他現在在國企,也有職級,可是這個國企遲早要順應改革大勢,改為民企或混合制企業,減輕國家的負擔,加快發展壯大步伐。一旦改革完成了,行政職級就自然取消了。政企分開這是大勢所趨呀。

    韓父韓少東浮想聯翩,都是在為兒子著想。他看著兒子,問道:“想不想現在就回來,回到財政局,現在回來還來得及,你還年輕。”

    但韓宇飛卻斬釘截鐵地說道:“爸爸,我明白您對我的一片愛心。可是我不適合當公務員,我不想當官,那些單位的約束都太多了,我只想自由自在地活著,掙錢,養家,您放心,我一定可以過得很好。”其實,韓宇飛心里在想:“一坐進那些個死氣沉沉、充滿著條條框框的監獄般的衙門里,我就渾身難受,如坐針氈,而且工資少得可憐,向上升官難如登天,熬到死也不一定能熬上個廳局級,為何要受那番罪?”

    韓少東見兒子始終固執己見,也沒有再說什么。在這個問題上,父子二人已經較量了不止三番五次了,但是父親終究拗不過兒子,因為兒子敢以命相搏,大不了一死了之,但父親卻不能同樣以命相搏。

    韓宇飛見父親不說話,便趁熱打鐵說道:“爸爸,我的婚事讓您和媽媽操心了。不過,這事兒子自己能解決。您就不用管了,我一定給您找一個漂亮的兒媳婦。”

    韓少東聽了“找個漂亮的兒媳婦”這話,心里感到別扭,又想訓斥兒子,但想想又算了。他本想教訓兒子要找個德才兼備的媳婦,可是既然找不到門當戶對的親家,那么找個什么樣的媳婦還有那么重要嗎?只要兒子中意就行了。

    說完了兒子的終身大事,韓少東又說起了一件事:“老首長給我來了電話,讓我問你知不知道一個人,名字叫‘陸軍’?”

    韓宇飛心里一震,嘴上卻說:“不認識。”他知道父親口里的老首長就是刺青的父親楊建華。楊建華現任東海省軍區副司令,以前韓少東曾經是他的秘書。刺青是楊建華的四子,名叫楊國雄。

    韓少東道:“國雄向他爹打聽部隊里一個叫陸軍的人,說是很佩服他的武功,想向他學藝。老首長不知道這里面是不是還有其他的貓膩,因此讓我問問你,因為老首長知道你和國雄很熟,國雄給老首長說他就跟著你干。”

    韓宇飛略一思考,說道:“國雄就是好練武,一些部隊里出來的人都是這樣,唯恐荒廢了他們在部隊里練就的本領。我想國雄向楊伯父打聽這個叫陸軍的人,想拜他為師也是有可能的。這個陸軍,是不是一個一流高手啊?楊伯父有沒有說起過?”韓宇飛反問父親。

    韓少東說道:“嗯,國雄說的還真準。老首長說,這個陸軍是特種兵出身,練就了一身的本事,不過因為犯紀律,已被部隊開除了。這下國雄可以放心地拜他為師了,陸軍有的是時間來教他。”

    韓宇飛沒有說話,心里已經決定,一定要拿下陸軍為自己所用,盡管他曾經給自己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煩。
047期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