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ueweea.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79、【79】

    九班就這樣在大佬的威脅下, 進入了前所未有的緊張學習狀態。(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劉堯每次偷偷在后門盯梢的時候, 都一臉感動加滿意。

    高三動員大會果然很有用!

    轉眼就到了教師節, 學校給高一高二的老師放了半天假, 但高三不行,老師得上課。一大早, 辦公室好多老師桌上都擺了花。

    劉堯的桌上空空如也。

    他有點酸, 但也習慣了, 畢竟班上那群混小子們不給他惹事就算好了,而且最近大家都專心學習, 他已經很滿足了。

    劉堯決定去班上晃一晃,用同學們奮發向上的學習精神安慰安慰自己微微受傷的內心。

    過去的時候,看見屈大壯幾個人躲在教室后門圍成一團, 在商量什么。

    屈大壯說:“放學去看看, 先不跟讓哥說……”剛說到一半, 機靈地發現外邊偷聽的劉堯,立刻義正言辭道:“放學哪都不準去!跟讓哥一起去圖書館搞學習!”

    劉堯從門后轉出來,背著手問:“又商量什么壞事呢你們?”

    屈大壯一臉諂媚的笑:“沒有沒有,我們說學習的事呢。”

    劉堯剛才確實也沒聽清,不過還是嚴肅道:“高三了!別再給我像以前一樣惹事!看到標語沒?提高一分干掉千人!你們浪費的每一分鐘都給了別人沖刺的機會!”

    幾個人態度良好, 連連稱是。

    等劉堯走了, 屈大壯才抹了把汗,壓低聲音說:“讓哥現在就是老劉的寶,要真把他牽連進來,老劉肯定會殺了我們的。就按我說的辦, 放學我們先去看一看,多大點事,還搞不定高一的小雞崽子嗎?”

    駱冰說:“聽俞濯說那人混得很,家里又有錢,以前在初中連老師都打,現在嚷著要做海一校霸,囂張得要命,還放言要跟讓哥單挑,不去就是孫子!讓哥要真不露面,不是給了他炫耀的把柄嗎?”

    屈大壯嗤之以鼻:“他算什么東西,大佬是他想見就能見的?叫上兄弟們,放學老子教他做人!”

    放風的小弟一溜煙跑過來:“讓哥回來了!”

    屈大壯:“散了散了!”

    季讓從后門走進教室的時候,后排已經恢復原樣,拿著書裝模作樣地看。他也沒在意,手上拿了個粉色的水杯,慢悠悠走回自己座位。

    屈大壯看了幾眼,默默嘆氣。

    怪不得高一那小子那么猖狂呢,讓哥捧著粉色水杯規規矩矩穿校服的樣子,好他媽像乖學生啊!

    剛一放學,屈大壯一群人就以打球為借口麻溜地跑了,季讓也沒在意,他還要去二班接戚映吃晚飯。

    二班最后一節是劉慶華的課,她拖了會兒堂才出來,看了眼靠在走廊上的季讓,有點好奇九班的學生怎么會在這里,但也沒多想,拿著教案匆匆走了。還得回辦公室改卷子呢。

    學生陸陸續續走出教室,商量著晚飯吃什么,看見季讓都是一臉的心照不宣。其實學生之間的傳言和話題很少會讓老師知道,何況他們畏懼大佬,也不敢亂說,只敢私下討論。

    就覺得吧,不良少年為了乖學生浪子回頭努力學習的劇情實在是太偶像劇了。

    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羨慕誰。

    戚映很快就出來了。她這幾天有點感冒,眼眶和鼻頭都泛紅,甕聲甕氣地問他:“我們去吃什么呀?”

    季讓把手里接了熱水的粉色保溫杯交給她:“去私房小廚,我讓廚師給你熬了姜湯。”

    她乖乖“哦”了一聲,捧著水杯喝了兩口。水杯里加了姜糖,甜甜的,可以去濕怯寒。

    最近她生病了,不準季讓靠自己太近,說怕傳染給他,走路都隔著可供一個人穿行的距離。季讓為了早日消除“距離感”,除了讓她按時吃藥,每天都在百度偏方。

    姜糖和姜湯都是百度知道上點贊最多的回答!他堅信他很快就可以重新擁有他的小寶貝了。

    兩人一前一后地往外走,走到校門口的時候,看到駱冰背著一個急急忙忙往外跑。那神情慌慌張張的,季讓直覺有事,皺眉喊他:“站住。”

    駱冰轉頭一看到他,更慌了,想把書包往背后藏。

    季讓掃了兩眼:“包里裝的什么?”

    駱冰說:“書!我跟大壯他們約了去圖書館學習!”

    季讓:“打開看看。”

    駱冰頓時苦下臉來:“別了吧,讓哥……”他看向戚映:“你的小仙女還等著你呢!”

    季讓二話不說伸手把懷里的書包拽過來,打開一看,里面全是打架斗毆的工具。

    季讓掀著眼皮冷冷瞅他:“圖書館?學習?”

    駱冰欲哭無淚。

    他們跟高一那群囂張的小雞崽子約了架,打算給他們一個教訓。走到一半才聽說那邊打算認真干一場,都拿了刀磚棍棒,他們什么工具都沒帶,吩咐駱冰趕緊回來把他們藏在天臺的工具送過去。

    季讓把書包砸回他懷里:“說說吧,幾個意思?背著我打架?”

    大佬發威,駱冰立刻蔫兒了,一五一十把事情交代了,又趕緊說:“我們沒想打,就是去會會他!不然那小子到處罵你慫,這誰能忍?”

    季讓面色淡淡的,看不出生沒生氣:“帶路。”

    駱冰快哭了:“別啊讓哥!你現在是國寶,可不能參與到這些事情里面來!兄弟們會幫你解決的!”

    季讓在他頭上拍了一巴掌:“別他媽廢話!帶路!”

    駱冰委委屈屈捂住腦袋:“你的小仙女還跟著呢。”

    季讓轉頭看了眼乖乖跟在身邊的戚映,語氣溫和:“我就是去看看,不打架。”

    戚映抱著杯子軟聲說:“我也去。”

    季讓想了想,也沒多大點事兒,點頭:“行,走吧。”

    駱冰:“……”

    三個人不緊不慢地來到了群毆現場。

    屈大壯帶著人已經跟高一那群小雞崽子對峙上了,不過都還沒動手,在互相嘴炮。

    ——季讓呢?不敢露面嗎?

    ——教訓你們這群小崽子還用不著讓哥露面。

    ——別是慫了吧?喂,你們現在不是高三嗎?高三學習為重啊,客客氣氣把校霸的名號讓出來,對誰都好。

    ——讓你麻痹,有讓哥在一天,你小子別想往上爬!

    剛過來聽到這一句話的季讓:“…………”

    這群人把“校霸”當成榮譽稱號來爭的樣子是認真的嗎?

    駱冰抱著書包擠到前面去,屈大壯一看他趕緊問:“帶來了嗎?”

    駱冰垂著腦袋:“帶來了,我不僅把工具帶來了,還把讓哥也帶來了。”

    屈大壯:“???”

    然后就看見季讓雙手插著口袋散漫地走到前面來,看樣子沒生氣。戚映跟在他身邊,好奇地打量四周。

    屈大壯急得跺腳:“讓哥你來做什么?你還把小仙女也帶過來!我們這打架呢!”

    季讓瞟了他一眼:“今天的英語卷子寫完了嗎就打架?”

    屈大壯:“……”

    對面領頭的看到季讓來了,頓時一陣躁動,但是……他身邊那個又乖又安靜的女生是怎么回事?你們校霸打架,還帶家屬參觀的嗎?

    領頭的頓時怒了:“草,季讓你他媽打架還帶家眷,看不起老子是不是?”

    大佬這才把目光投過去,還是那副懶散的模樣,似乎絲毫沒把對方放在眼里,嘴角還勾著,漫不經心地說:“沒啊,就是想讓我的小仙女看看我是怎么除暴安良的。”

    話落,又轉頭問戚映:“我就稍微活動一下,可以嗎?”

    屈大壯們都等著大嫂開口阻止沖動的大佬。

    結果就聽見戚映軟乎乎說:“那快一點吧,一會兒趕不上晚自習了。”

    眾人:“???”

    季讓把手從口袋里抽出來,活動了一下手腕,往前走了兩步:“誰要單挑?速度。”

    媽的,太猖狂了!

    領頭那小子怒喝一聲,提著棍子就沖上來了。

    然后被大佬兩三拳教做人,捂著小腹嗚嚶一聲跪在了地上。

    俞濯站在一旁看著,身子一抖,小腹隱隱作疼,覺得這一幕好幾把眼熟。

    這不就是當初年少無知挑戰大佬的自己嗎???

    作者有話要說:  最近更得太快,之前順出來的劇情都更完了,開始卡文……

    明天更新時間不定,大家可以晚上再來看,我要捋一捋。
047期一尾中特